往期阅读
当前版: 01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在天津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任邢元敏倡议下,市关工委和海河传媒中心《中老年时报》共同推出“青少年玩手机大家谈”专题报道,迄今已历时三个多月。针对这一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记者采访了市关工委常务副主任邢军——

让青少年成为科技革命的受益者 不做科技进步的牺牲品

本报记者 孙 诚 李 剑
市关工委常务副主任邢军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 本报记者史 嵩摄
“耗”时光
被手机“绑架”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们党的革命事业从南湖红船的星星之火,到井冈山、延安、西柏坡形成燎原之势,无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最终取得全面胜利。从革命战争年代到全面建设时期,从改革开放到开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我们的红色基因一代又一代传承至今。把这份事业“接力棒”交到下一代手中,帮他们更好地传承下去,最终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是老同志最关心的问题。

  “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近日,天津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邢军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指出,“青少年沉溺手机这个社会问题,之所以引起我们的关注,源自一些老同志的观察。很多老干部、老战士、老专家、老教师、老模范,简称‘五老’,在关工委的日常工作中,发现身边的孩子们越来越早地接触智能手机,一些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甚至为自己家出了‘早慧儿童’而沾沾自喜;有的父母因为‘熊孩子’吵闹不堪,干脆扔个手机给他(她)玩,权当是‘安慰奶嘴’,而四五岁的孩子在拿到手机后确实安静了下来,有的一玩儿就是几个小时,有的在家一闷就是一天。等孩子到了学龄后,也越来越多地沉溺于手机游戏、视频,玩物丧志不能自拔……于是,市关工委在一定范围内开展了初步调查研究。”

  当今社会飞速发展,5G智能时代大幕已经开启。人类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对世界的理解和认知方式,也将因此产生革命性的嬗变。邢军说,第四次科技革命的更新迭代速度超乎我们想象,国与国的竞争,最关键的是人力资源和技术创新的竞争,稍不留意就可能落后于时代的步伐。因此现在很多学校包括课外辅导机构,也把编程纳入教学计划,毕竟很多基础工作要从娃娃抓起。市关工委主任邢元敏更是站在民族未来的高度敏锐地提出,“要让孩子成为科技革命的受益者,但不要让孩子成为牺牲品”。

  邢军说,《中老年时报》的受众面不仅是中老年人,通过聚焦青少年问题,还吸引了更多人的关注。鉴于青少年沉溺手机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在邢元敏同志的倡议下,市关工委和海河传媒中心《中老年时报》共同推出 “青少年玩手机大家谈”连续专题报道。

  聚焦青少年身心健康是关工委的职责使命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做好关心下一代工作,关系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邢军介绍,关工委工作主体是“五老”,服务对象是青少年。“因此我们必须:急党政所急,想青少年所需,尽关工委所能。帮青少年系好人生第一粒扣子。全面提高青少年的思想道德素质、科学文化素质和健康素质,加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培养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

  “通过调研我们发现,青少年沉溺手机已经成为社会普遍现象,这个问题不仅关乎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成长,还关乎我们为党的事业培养什么样的接班人的问题。”邢军说,“关心教育下一代工作事业,是一个千秋万代的事业,一代又一代新人需要我们的培养。‘五老’在青少年教育方面的作用不容忽视,特别是从政治思想、道德观念方面,关心当代青少年的成长,帮他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这关乎我们民族的前途和命运、国家的未来和希望。现代社会,父母工作忙,常常是祖父母或外祖父母照看孙辈,做好隔代教育也是非常值得研究的问题。老同志最关心的,一个是家庭,一个是国家。最让老人感到欣慰的是孩子成才。即使成不了大才,也应该成为对社会有用之才。关于好孩子的标准,过去在人们的观念中,学习好就是好孩子。其实,学习只是一个青少年成长中的一部分,一个阶段的主要任务,并不是全部,应该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才是好孩子,学习并不是评价孩子的唯一标准。”

  习近平总书记说,青少年阶段是人生的“拔节孕穗期”,最需要精心引导和栽培。

  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与监测结果显示:我国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的视力不良率高达45.71%、74.36%、83.28%、86.36%。孩子们的视力随着年龄增长而持续下降,这也牵动着习近平总书记的心。总书记强调要共同呵护好孩子的眼睛,让他们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邢军说,青少年近视是一个重大公共卫生问题,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而玩手机无疑会增加孩子近视几率。全社会要守护好“未来之光”,让“小眼镜”越来越少,不能让青少年的视力“输在起跑线上”。

  青少年沉溺手机,除了会诱发近视外,还会严重影响孩子们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形成。一个小学三年级孩子的愿望是成为游戏主播,“因为主播能玩游戏还能挣钱”。不仅是“主播现象”“追捧网红”,沉溺电子产品还挤占了孩子们户外运动的时间,生物节律被打乱,影响睡眠,体能素质堪忧。

  “中小学生正处于生长发育的关键时期,不仅对新生事物、网络世界有着巨大的好奇心,他们还是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让他们不接触电子产品根本不可能,以他们的心智程度,想要做到理性使用智能手机也不太可能,何况我们成人世界也不可能人人做到理性使用手机。如果马上‘刹车’制止,不仅效果不好,还会适得其反。因此我们提出兴利除弊、疏堵结合,家校协同、适时立法。”邢军说。

  媒体剖析青少年沉溺手机之弊

  在调研走访的基础上,市关工委和海河传媒中心《中老年时报》从今年4月2日起,共同启动专题报道“青少年玩手机大家谈”。迄今已持续三个多月,专题报道分四个阶段展开,第一阶段集中披露问题谈危害,刊登相关读者的来信来电,读者以亲身经历陈述青少年沉溺手机不能自拔的极端案例,收到读者来信、来电数百封(通),刊发消息、通讯、图片、漫画50余篇,还引发了围绕青少年玩手机利弊的大讨论,广东、云南、江西、湖北、河南、山东、山西、河北、北京、内蒙古、新疆、辽宁、吉林、黑龙江和天津读者,纷纷加入讨论。

  在第一阶段报道中,有一位广东的中年父亲给报社打来电话,讲述了女儿去年国庆长假沉溺手机两天一夜,右眼突发失明;有一位大港离休干部打来电话,讲述孙子沉溺手机游戏,花六千多元买游戏装备,这位解放前参加革命的爷爷竟向孙子“跪求”别再玩物丧志了;有一位湖北的母亲,因不让孩子玩手机,被喋血当场,手刃者竟是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呵护成人的亲骨肉……这些血淋淋的案例、这些痛彻心骨的教训、这些骨肉亲情反目的悲剧,让人们开始反思、进而正视智能手机之害,这些孩子不是正在成为信息革命的牺牲品吗?再看看他们沉溺的内容,都不是家长们想象的上网查资料、解习题、长知识、开眼界、增见识,而是某些网络游戏、短视频,其格调低俗,宣扬丛林法则、不劳而获、早恋炫富等畸形价值观、满满负能量,还不乏打着擦边球宣扬暴力、赌博、暴露、色情等有害信息。这些内容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具备“成瘾性”基因,让孩子忘却时间、纵情陶醉,在虚拟世界里幻想一夜成名(当网红、做主播),让他们废寝忘食、不能自拔。

  上述报道刊发后,受到各界广泛关注,在社会上产生较大的反响。

  好建议 好想法 好做法 集思广益 

  在报道的第二阶段,市关工委和《中老年时报》通过走访调研,听取来自社会各界的好建议、好想法、好做法。包括:天津市教委思想教育与管理处副处长杨明建议,多措并举减少青少年沉溺手机现象,防控“小眼镜”,防治“依赖症”;市精神卫生中心儿童青少年心理科社工师曹慧结合工作中遇到的心理疾患病例,为家长“如何处理因沉溺手机引发的亲子矛盾”支招,建议家长走进孩子视角来反思;市妇联家庭与儿童工作部部长王冬梅建议,面对孩子沉溺手机,社会各方应“拧成一股绳”;对于怎样引导青少年合理使用手机的话题,团市委副书记傅晟从教育自家孩子的经验出发,提出靠自律不现实,必须严格管控;市司法局二级巡视员孙明表示,要立法防止青少年沉溺手机,避免他们接触色情暴力等不良信息;隔代教育专家张琪博提出引导青少年合理使用手机:手机“拿得起”更要“放得下”;蓟州区关工委副主任司振铭提出:手机是工具,不是玩具;静海区关工委副主任高仲恒介绍说,静海区通过调研,找出了孩子沉溺手机病根儿在哪,由谁助推的;宝坻区关工委办公室主任刘少东呼吁:建立手机游戏分级制度,加强对手机游戏公司监督;和平区关工委副主任马廷起建议,发挥“五爱”教育阵地作用,加强青少年思想道德建设;红桥区关工委副主任孟新民建议,网络运营、监管者,应发挥作用,限制手机使用时间,手游应设定时关闭;河东区关工委副主任李东海建议,借鉴发达国家的做法,禁止手机入校。

  兴利除弊 家长社会都在反思

  随着研讨的深入,报道也转入第三阶段。市关工委先后组织了三次“青少年玩手机大家谈”座谈会,分别面向全市各相关委办局,各区关工委系统以及“五老”代表、部分学校领导或分管德育的负责人。通过三场座谈会,社会各界达成共识,即:课堂“八小时之外”更需家长监督。

  邢元敏主任出席座谈会并指出,青少年沉溺手机问题已经是迫在眉睫的社会问题,它关乎国家未来接班人的成长,关乎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关乎价值观人生观的树立与培养。每个孩子都是天使,他们的模仿能力极强,之所以沉溺手机,与家长在美育方面的教育缺失不无关系。培养孩子的审美能力、鉴赏能力、分辨能力,让高雅的兴趣爱好“占领阵地”,也能有效抵御宣扬低俗暴力的手机游戏、小视频对孩子的侵蚀。让孩子精神健康、思想健康、身体健康,智能电子产品这个阵地不能丢掉!万物互联的移动信息时代,是人类最新一场科技革命,我们要努力拥抱它,使孩子成为“科技革命的获益者,而不是牺牲品”。要研究借鉴国内外的相关经验,组织相关部门调查研究、推动立法,家长、学校、社会各司其职、各负其责、统一思想、众志成城,和孩子站在一起“打败”问题,千万不要和问题站在一起“打败”孩子。

  教育管理者们也结合一线工作实际,提出建设性意见和一些成功经验做法。红星路小学校长刘伟认为堵不如疏,重在疏导;红桥区外国语小学副校长张颖由影片《手机鸦片》受到启发,建议把制订规则的权利交给孩子,把监督执行的责任留给家长;田家炳中学德育主任吴磊就青少年沉溺手机建议,将“合理使用手机”纳入教学;天津市第九中学副校长杜学彤提出,孩子沉溺手机,为师者也要反思自己——我们在课堂上的教学是否足够精彩;南开区川府里小学大队辅导员宫蕊提出,戒掉手机瘾,可以试试注意力转移法,比如丰富课外活动和户外体验,帮孩子放下手机亲近大自然;天津市第二十八中学副校长董爱华介绍说,学校开放问卷显示:孩子沉溺手机,父母是第一责任人;扶轮中学副校长刁志东提出,对于沉溺手机的孩子,教育者要以人为本,用情管理;新华南路小学副校长于志梅介绍了该校通过书吧丰富课间活动的经验。

  倾听孩子心声 奠定立法基础

  经过《天津日报》、《今晚报》、天津广播电视台、津云等媒体的全方位报道和几场座谈会,家长、学校、社会各方都意识到青少年沉溺手机问题的严重性,但对于问题的“主体”,也就是青少年本身,还缺乏第一手材料,应该倾听孩子内心最真实的声音。为此,在座谈会期间,市关工委还联合天津市社科院舆情研究所、《中老年时报》,共同推出“在校学生手机使用问卷调查”,通过全市关工委系统,将1000份调查问卷发放到本市部分中小学生手中,而且为了真实有效,特别提出不能回家填写。问卷充分考虑不同年龄学生的特点,设计不同问题,以期收集到第一手真实数据,了解孩子们的所思所想,并就数据进行相关分析,有的放矢地对青少年沉溺手机问题进行“疏解引导和行为干预”。通过对学生的认知规律和接受特点研究,发挥学生主体性作用。引导学生发现问题、分析问题、思考问题。目前问卷已经基本回收上来,下一步将由社科院舆情研究所的专家进行定量分析,得出结论,并在此基础上给出对策建议。

  根据工作计划,下一步也就是第四阶段,市关工委准备向市委提交报告,推动市人大对“青少年合理使用手机”问题展开专题调研,为未来推动国家或者地方立法打好基础。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在天津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任邢元敏倡议下,市关工委和海河传媒中心《中老年时报》共同推出“青少年玩手机大家谈”专题报道,迄今已历时三个多月。针对这一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记者采访了市关工委常务副主任邢军——~~~
~~~
   第01版:要 闻
   第02版:评 论
   第03版:国 际
   第04版:生 活
   第05版:颐 寿
   第06版:副 刊
   第07版:岁 月
   第08版:休 闲
让青少年成为科技革命的受益者 不做科技进步的牺牲品
助老义务法律咨询明走进裕德里居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