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98岁湖南老兵赴南京祭奠战友——

我曾在这里九死一生

周广田
  国家公祭日,98岁的湖南老兵周广田,特意坐火车来到了南京。“南京是我的生死关,我在这里九死一生。”78年前,他带领着一个排的战友守卫光华门,初战告捷,但撤退时遇上日军攻击,战友几乎全部牺牲,他死里逃生。

  老人回忆,1934年初,长沙市以高中生为主的爱国学生共70多人来到南京接受军训。当时只有16岁的他是其中之一,被编入中央军校教导总队一团一营一连。

  1937年12月上旬,侵华日军的机械化部队越过句容防线,直扑南京光华门外。“当时我是教导总队军士营一连二排代排长,军士营全是武汉入伍的爱国学生。”周老说,12月11日凌晨,他在光华门城楼观察敌情,发现了一辆坦克和4辆装甲车停在离城门约200米处。12日拂晓,日军的平射炮、重机枪集中火力猛攻光华门城门。城门破出一个洞口,约一个排的敌兵大声叫着冲向洞口。“我排四、五班在城墙上居高临下痛击敌人。”

  不过到了下午,周广田接到了撤退命令,上级指示他们从挹江门出城,赶赴下关集合过江。因为想过河的散兵很多,根本没有船只。情况紧急,周广田看到轮渡码头侧面停有一小块竹排,立即命令不会游水的十几个弟兄登上小竹排划过江去,会游水的30来个弟兄则脱掉棉军服,和他一起跳江撤退。

  “我游了约两百多米,幸好上游先后漂来三块小长木板,我抓住先漂来的两块骑在上面做船使,后来的一块抓住做桨划。”但此时日军的两艘兵舰和几只快艇冲来,用火力猛扫水中的散兵。周广田立即沉入木板下,躲过一劫。而等他伸出头来再看时,小竹排上十几个战友已经被日军射死在江中,“血仇啊!”周老嘴角颤抖。

  后来,周广田经过芦苇林、躲过炮弹、走上铁路,步行了一天一夜后,最终遇到教导总队收容站人员,死里逃生,之后随部队去了武汉,又参加了武汉保卫战,在一次战役里打死了20多名日本士兵。经历了九死一生,周广田盼到了抗战胜利。

  如今老人已经近百岁,回望过去,想到现在,他很感激国家的重视。如今每次出门,他都将几个月前刚拿到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别在左胸的最上方,“这是国家给我们的肯定,我觉得很欣慰,也很光荣。”    (据《现代快报》)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98岁湖南老兵赴南京祭奠战友——~~~
98岁湖南老兵赴南京祭奠战友——~~~
98岁湖南老兵赴南京祭奠战友——~~~
98岁湖南老兵赴南京祭奠战友——~~~
98岁湖南老兵赴南京祭奠战友——~~~
98岁湖南老兵赴南京祭奠战友——~~~
   第01版:要闻
   第02版:焦点
   第03版:国际
   第04版:社区
   第05版:颐寿
   第06版:百科
   第07版:岁月
   第08版:副刊
坚持党校姓党 培养“四铁”干部
勿让隐性“门槛”削减居住证含金量
无论多么久远 历史都会记住这一天
我曾在这里九死一生
新闻资讯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