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五日谈 电影琐忆之五

躺在床上看大片

张映勤

  现在,生活的变化实在是日新月异,似乎每一天都会出现新元素,同时也在淘汰着一些旧事物。有些东西我们还来不及多看它一眼,就随着岁月的河流匆匆而过,只给我们留下一些零碎的记忆。就拿看电影来说,十几年前时兴光碟,花几块钱买张影碟,放到电脑、DVD上观看,后来,想看什么影片,在手机、平板电脑上一搜即得,躺着坐着,怎么舒服怎么看。当然,还有那些舒适豪华的电影院,成了年轻人约会消闲的场所。恋人们钻电影院,你以为仅仅是为了看电影?错了,人家享受的是那里别致的情调。

  这几年,生活真是今非昔比,丰富多彩,人们再也不必为看电影勒裤紧腰带了,有了网络,看电影也不必非进电影院了,随时随地可以观看,当然,露天电影更是在城市中绝迹了。生活富裕了,可这些年,除了看引进的大片以外,我基本上很少再进电影院了,有时一年也难得看几场电影。不是心疼钱,票价虽然从当年的两角五分钱涨到了百倍以上的三五十元,但是看几场电影还是消费得起;也不是没有时间,事情再多,也不在乎这两个小时时间。主要是供我们休闲消遣的方式太多了。之所以去看“大片”,那是因为在每座城市只放映十天半个月,如果错过档期,很可能“过这村没这店”,再也看不上了。有人说,不是可以在家看吗?可是在电影院看电影和在家里看电脑、看手机绝对是两回事,根本没法比,就像喝惯了高度的二锅头,你非给人家上啤酒,都是酒呀,那味道可差老鼻子了。二十多年前放映的《泰坦尼克号》,多么煽情的一部大片,我最早先看的光盘,竟然毫无感觉。后来轮到影片上映了,坐在电影院里才感受到那种心灵的震撼,人家把煽情的手段用到了极致,那么大的场面,那么多的投入,在电脑上绝对看不出那种效果。

  我的一位朋友,是电影发烧友,那些年“淘”的影碟多达几千张,偶尔聚会,说起电影,滔滔不绝,兴奋异常。我看的有限的一些DVD都是蹭的他的。那几年,隔三差五地找他借光盘来看,一来可以省下买碟的钱,二来可以有选择地看些经典。

  现在的好影片太多了,看电影太方便了。这几年,我早已告别了“光碟时代”,想看什么,手机上一搜,几千部分好类的影片应有尽有,方便至极。去年疫情期间,闲来无事,我每天晚上都躺在床上看两部大片,直看得老眼昏花,头昏脑涨。我明白,现在看电影,大多是打发时间,是消遣,是娱乐,至于什么情节,大多看过即忘,没留下什么印象。

  看电影,我记忆最深的还是小时候看的那些。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7版:文娱
   第08版:体育
   第09版:调查
   第10版:副刊
   第11版:副刊·讲述
   第12版:副刊·津沽
杨宪益兄妹的天津往事
宫南大街的早市
桃园村游艺场
●老街小买卖
巧木匠
张中行笔下的“施案”
晕斗儿
天津最早的现代小学
躺在床上看大片
银裹金
新凤霞慷慨帮同行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