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初 恋

严 冰
邮箱:gushitianjin@163.com

  前两天,孙女突然问我,爷爷您有初恋吗?这让我想起了一段旧日时光。

  我上小学四年级时,来了个女生插班,个子不高大眼睛,白白净净,留着两条长辫子,爱说爱笑。那时我们半天上课,半天小组学习,我俩分在一个小组,在她家学习。我不但学习好,还是学校足球队队员,就连女孩子的运动强项跳绳、踢毽子都比她强。她奶奶总让她好好学学我,她却在班里指着我的脚笑着让我脱鞋。看到我那露出脚后跟的袜子,同学们大笑起来,臊了我个大红脸。

  我们一起升中学,随着年龄长大心里也有了男女之分,初中三年竟没说过一句话。有时在上下学的路上碰到,我要是在前面就紧走几步,要是在后面就故意落下。如果赶巧在校园打碰头,就装作扭头看别处。

  后来我们高中也同校,见面还是不说话。记得某个周五放学,我在校门口传达室的小黑板上看见了自己的名字。我拿过信看地址处写着“内详”,急忙拆开——原来是她写的。大意是小学同学约我俩周日去杨柳青玩,问我意见如何。我真为了难:不去不礼貌,真去了一旦传到同学们耳中那可不得了!周六一上学,我正不知该如何回复,赶巧学校通知周日全校大扫除,我才如释重负。周日见到她,我只说了一句:“以后别把信放在传达室啊!”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似乎说“看把你能的”。高二有天下晚自习,她塞给我一封信,什么也没说就一路小跑走了。我看了信才知道:她为了能和我一起考上大学,嫌每天梳辫子浪费时间就把长辫子剪掉了,还希望我能帮助她等等。

  1966年,我们那届提前半年高中毕业,然后文理分开进入高考复习阶段。谁知,5月“文革”开始了。1968年中旬,学校公布了上山下乡名单榜,我没看见自己的名字就回家了。哪料仅过了两天,代理班主任告诉我准备下乡。我说榜上没有我的名字。他说你看错了,二话不说领着我到了公告栏,一看果然有我的名字。于是,我来到了内蒙古农村插队落户。

  1981年8月,我已是内蒙古呼伦贝尔盟布特哈旗公安局的一名干警,突然接到母校发来的邀请函,邀我回津参加建校三十周年纪念活动。我作为校友代表,兴冲冲地发了言。刚回到座位上,就有人拍我肩膀。回头一看,竟是多年不见的她。散会后,我俩刚寒暄两句,她就问我当时是如何下乡的。我还没说完,她就哭了,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她说:“下乡名单公布后,有我没有你,我就不想走了。不是怕下乡,是想咱俩或走或留能在一起就好。当时不好意思向我妈明说,只能哭着说这次不想走,让我妈想想办法!两三天后我妈说大功告成!我听了心才踏实下来。过了几天我来到学校,看到下乡的名单上没有我却有你的名字!我发现你的名字是后贴上的,揭开一看果然你的名字下面就是我!当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不吃不喝大病一场。只对我妈说了一句话:‘下次下乡我一定走!’我妈吓糊涂了,反问我:‘走也是你,不走也是你。到底为什么?’我当时以为下乡都会去同一个地方,准能找到你,等我到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后,才听说你们那批是去内蒙农村插队。”她终于平静下来接着说,“你是替我下乡了,真对不起了,命运和我开了个玩笑!”说着,她擦去眼角的泪痕。

  “以我当时的条件,就算这批不走,下一批也有我。”我又诚恳地说,“就算替你下乡,我也求之不得呢!你说得对,命运和我们开了个玩笑!”说完,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我问孙女:“这是初恋吗?”她说:“更像故事呢!”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
●曲坛逸事~~~
~~~
~~~
~~~
~~~
●土话老天津~~~
~~~
●津沽360行~~~
老天津的印刷业之五~~~
~~~
~~~
~~~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7版:文娱 体育
   第08版:评论
   第09版:读者来信
   第10版:副刊
   第11版:家春秋
   第12版:副刊·津沽
初 恋
悲调绝响忆五姑
钞关大关天津关
刘云若幽默的背后
郑孝胥与城南诗社
杨以德下台
抱山芋炉儿的
天津“龙凤”痰盂
卖水缸的
梁彬如与联昌号
让出一尺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