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0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奶黄包

刘晓亮

  我最爱吃的食物之一,是奶黄包。看到它,我就会想起多年前那些令人期待的清晨。

  对奶黄包的印象,是从小学五年级开始的。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奶黄包对我们来说可算奢侈了。

  我四年级时,我们搬了家,全家搬到几百里外的另一座小城。母亲学历不高,费了一番工夫,才找到一份售货员的工作。头几个月,我见母亲偷偷哭过几次,对于坚强的母亲而言,这不是寻常的事。后来,我才知道,因为母亲总记不住上百种商品的价格,心里委屈。

  小学时,印象深刻的菜:一是常年吃的萝卜白菜土豆,另外便是令人期待的年夜饭。年夜饭桌上,母亲会做三四样大菜;这对我们家来讲,那就是名副其实的大餐了!儿时的生活,现在想来,清苦而温馨。

  一天晚上,母亲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家,我和妹妹焦急地等待着;过了十一点,母亲才拖着疲惫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她一边埋怨我们兄妹这么晚还不睡,一边愉快地告诉我们,她找到了一份在饭店刷盘子的工作,而且是在晚上,不影响白天工作。

  我和妹妹都很开心,小脑瓜里,只为母亲高兴,一点没想到母亲接下来的艰辛——那时的我们多么傻啊!母亲会和我们讲饭店里的事,大部分主题是对倒掉食物的惋惜。她不明白,十元钱的一盘菜,那么贵,怎么就能剩下呢,多可惜!

  那段时间,父亲也多了一项“工作”:晚上骑自行车去接母亲。从饭店到家大约三公里,饭店关门时,已是深夜十二点,父亲不管刮风下雨,会准时等候在饭店门口。母亲回来时,我和妹妹早已进入梦乡。早晨醒来,睡眼惺忪中,常常是母亲在厨房劳作的身影,以及馒头、咸菜、小米粥这早餐“三大件”,早饭很简单,我们吃得很香甜。

  一天清晨,餐桌上突然多出一个碟子,里面放着三只“小白兔”,晶莹剔透,我和妹妹都不解。母亲笑着说:“吃吧,这是奶黄包,昨晚从饭店带回来的,小心烫!”掰开松软的外皮,黄色的馅料呈现在眼前,一股浓香扑鼻而来,我忍不住咬上一口。就这样,我和妹妹平生第一次吃到了奶黄包,一股奶香味久久在齿间流淌。我让母亲一起吃,她说不饿,只是在一旁,带着满足的神色看着我们吃。过了一会儿,妈妈就去厨房收拾东西了。母亲后来告诉我们,那是饭店新开发的品种,偶尔卖不完,剩余几个,领导就让她带回家。

  与奶黄包的白色和黄色,一起留在记忆里的,还有一种颜色——那些日子,母亲的手,由于经常浸泡在水里,总是通红通红的。

  又过了半年,母亲换了新工作,我也多年没再吃过奶黄包了;再次吃这类甜点,是工作之后了。如今,奶黄包已“飞入寻常百姓家”。不过,我还是常常想起当年母亲在晨光中静静看着我们吃奶黄包的神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
~~~
~~~
●网络新词语~~~
~~~
~~~
●牛博士问道~~~
●世界名筑~~~
星期文库
张弼士的天津岁月之三~~~
●百草园~~~
~~~
~~~
~~~
~~~
~~~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7版:文娱 体育
   第08版:评论
   第09版:读者来信
   第10版:副刊
   第11版:家春秋
   第12版:副刊·津沽
父亲那时候
彼 此
陈子昂之怒
华强买瓜
奶黄包
顺 逆
唱 歌
思考的兔子
乐善好施
放 下
御河怨
舌尖下的中国外卖小哥
让孩子幸福的语言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