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0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彼 此

林 深

  父母的久处之道,在我看来,无外乎不分彼此,又彼此分明。

  生活,是一家人的功课,无法切割。琐碎与幸福,也是共有的,归咎或者归功,非但毫无意义,只会徒增嫌隙。

  母亲冒雨买菜,半晌归来。一篮果蔬,倒有半篮“歪瓜裂枣”,菜也不够鲜嫩。连日下雨,菜摊苦力支撑,父亲自然是知晓的。他接过母亲的菜篮:哟!今天的菜不是特别新鲜。是的,父亲并没有说:你买的菜不新鲜呀!

  父亲给家里添了台洗衣机,折扣经济型,母亲用来总不顺手。父亲的好意,她是尽知的,可她还是忍不住怨言:这个牌子的洗衣机,真不好用!是的,纵使洗衣机难以让人满意,她也没有说:你买的洗衣机不好用!

  错,踢给对方,也倒没什么。可若隐若现的伤害,假以时日,总是致命的。

  对祖父母、外祖父母的称呼,他们也惊人默契,一律“咱爸”“咱妈”;对我,也是“咱闺女”小时候如何如何。已然同乘一舟,就不必你是你,我是我,彼此计较得清楚。

  当然,规则不是凝固的。唇齿相邻,总有各执一词的时候,他们开始不再含含糊糊,反倒事事分明。

  父亲的茶瘾极重,一壶几泡,一日几壶。晚餐之后,还要沏上一壶浓茶,消磨夜色。母亲一再叮嘱:睡前,你记得倒掉壶里的茶叶,否则会长茶垢!父亲答应,却没有一次依言照办。

  一早,母亲清洗茶壶,不得不费力刷洗茶垢,对“屡教不改”的父亲,少不了一通数落:昨晚的茶叶怎么又没倒!微妙的是,她很少总结:你这个人,就是听不进去别人的话!

  买东西,母亲是一定要货比三家的,砍价也是必要程序,有时还能东南西北,热热乎乎与人聊上一通。买袋盐,如果半天没回来,准是又拧开了话匣子。

  急性子的父亲好不为难,母亲采购些什么,总是要他作陪。母亲在店里聊得难分难舍,他背着手,在门口踱来踱去。一催,没用;再催,还是没用。父亲也不耐烦了:走吧,人家还做生意呢,别耽误人家!没错,耐心耗尽,他也没有口不择言:你呀,一点也不知道替人着想!

  “总是”“一直”“永远”“一点也不”……太绝对,未免“量错过重”。气头之上,更要小心斟酌,有轻有重。

  朝夕相处,取彼此之长,更要容彼此之短。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
~~~
~~~
●网络新词语~~~
~~~
~~~
●牛博士问道~~~
●世界名筑~~~
星期文库
张弼士的天津岁月之三~~~
●百草园~~~
~~~
~~~
~~~
~~~
~~~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7版:文娱 体育
   第08版:评论
   第09版:读者来信
   第10版:副刊
   第11版:家春秋
   第12版:副刊·津沽
父亲那时候
彼 此
陈子昂之怒
华强买瓜
奶黄包
顺 逆
唱 歌
思考的兔子
乐善好施
放 下
御河怨
舌尖下的中国外卖小哥
让孩子幸福的语言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