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航天榜样”张玉花

  她出身农家,却心系航天,31年来,她耕宇牧星,探寻苍穹,将青春岁月先后献给了我国载人航天、探月工程及火星探测三大领域,在时代长空留下了中国女性的奋斗轨迹。成为我国跨越三大领域的第一人!她就是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科技委常委、嫦娥四号探测器系统副总指挥兼副总设计师、探月工程三期嫦娥五号/嫦娥六号探测器系统副总指挥、首次火星探测工程天问一号探测器副总指挥兼环绕器总指挥张玉花。

  情系航天事业

  张玉花是上海航天科技研究院第一位女性总指挥。载人航天、探月工程、火星探测,对于普通人而言高深莫测,对于一般科技人员来说也是望尘莫及,而这航天中的三大领域对张玉花而言却是日常工作。

  1968年10月,张玉花出生于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她是家中的长女,学习非常认真刻苦,成绩十分优异。是村里走出了第一位女大学生。为了减少家庭的经济负担,她选择了有奖学金的国防科技大学。

  1990年张玉花大学毕业后,毅然选择投身航天事业,来到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某所工作。1999年至2007年,已出任研究院载人航天行政负责人的张玉花,带队参与了神舟飞船电源分系统、推进舱及供配电工作率先顺利转阶段、率先实现产品交付,顺利完成了神舟一号至神舟七号飞船靶场试验与发射任务。试验飞船发射成功后,张玉花作为电源分系统主要设计人员拿到了国防科技进步二等奖。

  2008年,我国探月工程二期正式立项,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在探月工程二期嫦娥三号任务中争取到五个半分系统的研制任务,实现了探月工程零的突破。就在这个时候,一纸调令,张玉花从载人航天领域转向陌生的探月工程,担任副总设计师、副总指挥,开启了上海嫦娥团队的探月之旅。

  从载人航天工程到探月工程

  就像载人航天工程一样,探月对上海航天科技研究院而言,又是一个新的征程。刚开始只有几名兼职设计人员,关键技术储备不足,困难重重。

  2013年,在张玉花团队的努力下,嫦娥三号成功发射并释放了玉兔一号月球车。然而,2014年初,玉兔一号在第二个月昼周期行进时被石块磕伤,行程终止在了114.8米。此后,玉兔一号虽然不能动,但依然顽强地存活了两年多,这证明当时的电源、测控功能依然良好。

  那是中国航天第一次触及月面,任务圆满完成。但张玉花始终憋着一口气,她想让玉兔二号月球车弥补玉兔一号的遗憾。很快,机会来了!2015年嫦娥四号立项并确定着陆月球背面。张玉花带领团队优化设计,尽可能不使电缆裸露在外,并进行室内月壤模拟场行驶与高低温摆动试验,以验证改进方案的正确性。科研人员从吉林运来火山灰模拟月壤。为防护模拟月尘的扬起,张玉花与团队人员在夏天戴着口罩,穿着雨衣、雨鞋,在40多摄氏度的试验场内大汗淋漓地做试验。当看到玉兔二号登上月球的照片时,张玉花与团队人员获得了巨大的成就感。张玉花特别崇拜体育明星,她说赛场上国歌响起、国旗升起的时候,运动员就是英雄。“航天也有这种特质,当我们的国旗飘扬在月球上的时候,航天人就是英雄。”

  2009年,探月工程三期展开立项论证。论证过程中,返回器、着陆器、上升器均有载人航天和探月工程一期、二期的研制基础,而嫦娥五号轨道器可谓是白手起家。针对轨道器结构承载大、飞行状态多、分离次数多、地面验证难、月球轨道对接与样品转移难等特点,张玉花组建队伍,勇闯深空探测“无人区”,建立“总体、分系统、单机”三级立体责任制,在世界上首次实现月球轨道无人对接和样品转移。2020年12月6日,嫦娥五号上升器成功与轨道器和返回器组合体交会对接,并将样品容器安全转移至返回器中。设计师团队激动地说:“为保证任务顺利完成,花总带领我们做了35项故障预案,最后一项都没有用上,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2020年12月17日凌晨,嫦娥五号探月归来,我国首次月球挖土任务圆满收官,震撼世界。“这是中国航天创造的又一壮举。” 多少艰辛,多少奇迹!张玉花等一批航天女科学家巾帼不让须眉、撑起“嫦娥”研制的半边天。

  天问一号探测器扛鼎者

  在为嫦娥五号感到欢欣鼓舞的同时,另一个探测器正在茫茫的太空中前进,这个探测器就是天问一号。张玉花作为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探测器副总指挥兼轨道器总指挥,时刻关注着天问一号的最新进展。

  2021年2月10日晚,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一阵阵欢呼声与掌声点燃了原本沉寂的夜空。执行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的天问一号探测器成功实施靠近火星的制动捕获,成为我国第一颗人造火星卫星。火星上空的这一抹“中国红”,在全国人民迎接牛年新春的喜庆时刻,更增添了浓浓的家国情怀。“火星你好,我们来了!”为了这一瞬间的喜悦,张玉花和团队等待了整整十年。

  2010年,我国深空探测重大专项论证拉开帷幕。此后,根据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对火星探测的任务分工,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组织研制团队投入火星环绕器的总体论证,张玉花再一次成为项目领头人。

  在2015年中国首次自主火星探测任务正式启动立项后的几年里,张玉花与团队成员接连攻克了多项关键技术。为天问一号“绕、着、巡”立下汗马功劳!2020年7月23日, 天问一号探测器在文昌航天发射场点火升空。举世瞩目!天问一号探测器踏上前往火星的飞行旅程,跨越4.75亿公里后成功进行“太空刹车”,进而环绕火星飞行,几个关键环节的成功让中国的火星探测任务有了更加坚实的基础。

  同事们眼里的张玉花,除了严谨、细腻、好奇、雷厉风行外,兼具亲和力。

  天问一号火星环绕器试验队成员孙大强说:“海南文昌基地4~6月非常炎热,花总让大家每天早起走路,我这个身高1.86米、31岁的大小伙儿,都赶不上花总的步伐。花总是健身达人,一边走还一边问我们古诗词知识,还组织举办发射塔架下的党课。”

  说起自己的女儿,张玉花声音放低,感到十分内疚。“我对女儿的陪伴很少,女儿三四个月的时候就被送到院里的托儿所了,我抽空去给她喂奶,有时候不小心弄到身上了,人家还以为我身上沾了稀饭。我丈夫也是航天人,家里照顾不到就请了公公来陪孩子,女儿就这样长大了。说起来,我去考二级心理咨询师也是为了女儿,有一阵她老跟我抬杠,我希望能说服她。如今女儿长大了,很理解和支持我的工作。”

  300公里、38万公里、4亿公里,从载人航天、探月工程到火星探测,张玉花的航天事业始终处于“变轨”的状态,但她对星辰大海的追求从未停歇……

  惠之(摘自《伴侣》)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廉润津沽
   第06版:民生·社会
   第07版:文娱 体育
   第08版:副刊
   第09版:文摘
   第10版:文摘
   第11版:文摘
   第12版:文摘
“航天榜样”张玉花
“中国好声音”乔榛 金婚
《恭喜恭喜》原来是首抗日歌曲
蔡和森母亲55岁赴法勤工俭学
唐代贵族如何过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