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为考大学“绝食”

李树德

  1965年夏,我从南开中学高中毕业了。要考大学的同学,自己安排时间到学校或在家中自由复习,迎接高考;不准备考大学的同学,在家等待学校分配工作。当时,我家生活比较困难,父母、奶奶,加我们兄弟三人,全家六口人依靠父亲一人不高的工资生活。我是三兄弟中的老大,于是父母商议,不准备让我考大学,高中毕业直接找个工作,以减轻家庭生活负担。但是我很想念书,很想上大学,并且有很大的把握能考上。我与父母反复讲了我的心愿,可是父母不接受我的意见,他们还是不让我考。

  同学们都在积极地复习,准备高考,我却没有心思看书。时间一天天地过去,高考越来越近,我心急如焚,于是就采用了孩子们惯用的“装病绝食”的方法,向父母表示抗议。

  那天,我早晨没有起床,就在床上躺着,中午也不起来吃饭。母亲问我怎么了,我说:“不饿,不想吃东西。”父母当然知道我的心思,没有特别在意,以为我耍上一天小孩子的脾气,等我肚子饿了,就会自己起来吃饭的。第一天过去了,肚子也确实很饿,但我咬牙忍着。到第二天,奶奶和母亲都心疼地来劝我,让我先吃饭,说如果我饿出病来,是一辈子的事。但我根本不听劝,而且肚子也不觉得饿了,就继续“绝食”。连续三天,我在床上没有动地方。醒了睡,睡了醒,就是不起床,不吃饭。到第四天,母亲真的着急了,问我是不是因为不让考大学心里不痛快,我故意说:“这跟考不考大学没有关系,我早想通了,让我考我也不考了。我是头痛,浑身没劲儿,不想吃东西,也不想动弹。”

  就这样,到第四天的晚上,他们吃过晚饭后,我听到母亲对父亲说:“还是让孩子考大学吧。我们再勒勒腰带,供他几年,说不定会有出息的。”母亲还说,她从一位读过大学的邻居那里知道,大学不用缴学费,而且学生还有助学金,如果考上师范大学,根本不用花家里一分钱。父亲考虑后也同意了。我当时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来到父母跟前,问:“你们让我考大学了?”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我放声大哭……

  就这样,我突击复习了几天,考取了一所外语院校,学习了英语专业。大学里有助学金,助学金不是发现金,而是发饭票,家里每学期给十几块钱零用钱就可以了,我上大学并没有给家庭带来很大的负担。毕业后,我先在中学教英语,后来又调到大学,成为一名高校教师。我喜欢外语,热爱教师工作,也爱大学里宁静幽雅的环境。

  我参加的是“文革”前最后一次高考。也就是说,我们是“文革”前录取的最后一批大学生。我曾经想,如果父母坚持不让我考大学,那么我的人生肯定将是另外一个样子。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7版:文娱
   第08版:体育
   第09版:镜界
   第10版:副刊
   第11版:副刊·讲述
   第12版:副刊·津沽
《华北新闻》副刊连载鲁迅译作
男女合校引关注
为考大学“绝食”
●老街小买卖
落倒梆子
栖鹤亭(蓝云)
袁隆平之父在天津
天津肠子铺创始人
“民国贤母”徐肃静
徒步行军
古诗记载的赛会
华世奎的姥姥家
广告
分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