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0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兔小小和黑闪闪

林梅朵 著

  三十六、问路的男人

  棉朵镇的小巷子里,两个老婆婆坐在一株紫茉莉花旁,一边做针线一边拉着家常:“听说你家儿子又寄东西来了?我的铁生都半年没有音信了,唉……”

  “寄东西来顶什么用?家里只剩下我这个老的和一个小的,好多事都没力气做啦。谁帮咱们这老废物一把?”

  “谁让咱们棉朵镇穷呢?年轻人都得出去卖何首乌……”

  她俩正唠着闲话,一个黑脸膛浓眉毛的中年男人走过来问道:“两位大娘,我跟您老打听一下,棉朵镇红叶村怎么走啊?”铁生娘给他指了指方向,男人道了谢,却并不着急赶路,而是和两位老婆婆聊了起来。男人问:“大娘,家里几口人?哦哦,儿子儿媳都在外地?我听您二位刚才说什么‘卖何首乌’?咱们棉朵镇盛产何首乌吗?”他还没说完,两位老婆婆哈哈大笑起来,一个说:“一听你就不是本地人。”另一个说:“可不是嘛!他连‘卖何首乌’都不知道,笑死人了!咱们棉朵镇历来只种棉花,哪里来的何首乌哟!”

  男人摸着后脑勺尴尬地笑了笑说:“没有何首乌?那我这一路走过来,听见很多人说‘卖何首乌’呢,刚才您二老还说了啊。”两位婆婆笑得更欢了。

  正在这时,团长的小货车开过来了,扩音器里放着广播,告诉大家在中心广场有精彩马戏表演,动物明星精灵兔和神奇的小黑猫,将给大家表演钻火圈、走钢丝等精彩节目……两位老婆婆见海报上的黑闪闪和兔小小十分可爱,她们将针线放进门洞里,拍拍身上的线头,一起去看马戏了。中年男人见两位老婆婆走了,他想问的“卖何首乌”到底也没弄明白,只好讪笑着,往红叶村走去。

  黑闪闪和兔小小的演出非常成功。人们为了看他俩的节目,纷纷掏钱购买团长那些“厂家促销”的商品。一位手拿折扇的老爷爷对团长说:“你这只猫是极品!你瞧他身上五处白色,犹如梅花五瓣,这叫做‘墨玉梅花猫’,比有名的‘乌云覆雪’都难得!”团长听了,立即顺着话茬吆喝起来:“老爷子真是有学问!我这猫是花大价钱买的,墨玉梅花猫!灵气十足!小兔子也不便宜,小雪团子!”这一天,团长卖出去二十箱货,小货车都空了。

  只有在表演的时候,黑闪闪和兔小小身上的铁链才能解开。黑闪闪一边表演,一边寻找逃跑的机会。可是,人们围得太严实,想跑出去太难了。而且,他发现即使团长只顾着往腰包里塞钱的时候,大圣也会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俩。那只老猴子似乎看穿了黑闪闪的心思,有意在防着他呢。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7版:文娱
   第08版:体育
   第09版:镜界
   第10版:副刊
   第11版:副刊·讲述
   第12版:副刊·津沽
把菜和草分开
热烈地出门
“陕北四宝”的红色基因
把父母装进心里
整理人生
QQ弹弹还能拉丝
残缺的右耳
●文学烙印
海河无敌兰
兔小小和黑闪闪
成长的边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