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0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海河无敌兰

胡西淳 著

  四十三、李大秤使阴招儿

  兰有成强打精神,再战薛三。

  薛三的力量无法和兰有成比,然而他的动作奇快,一交手,薛三瞬间转到兰有成身后,这是螳螂的天性,疾闪侧进,令兰有成猝不及防,只能缩头躬背,而肩背早挨了薛三重拳。

  厉害!兰有成一惊,立即变换招数,以低架太极应对,低架,低至贴地而动,薛三一时变为从上打下,不仅拳脚无力,而且胸腹裆胯全有大空当,被兰有成贴身靠上去,如果一个肘击,薛三肋骨必然折断。兰有成收手了,比武比到这个份儿上,已见分晓,何必伤人,而且打得兴起,会伤及性命。兰有成肘击没有发力,而是变为奋力一推,薛三腾空跌倒,兰有成本该跟进踢踏,可看了看那瘦身板,他实在不忍打。

  这时,薛三一个滚翻,然后站了起来。他面向兰有成,躬身抱拳,大声道:“无敌兰,你赢啦!”

  兰有成也郑重一站,冲薛三抱拳:“承让!”

  随着“承让”的话音,兰有成猛地前跌,没等人们看清,寒光一闪,当当当,三个飞镖,全部钉在木箱上。

  “有暗器,快走!”薛三喊着,朝兰有成摆手。

  而兰有成痛苦地看了看,自己的两条腿都被射出的钢镖打中,一根扎在右腿肚子的下部,一根在大腿小腿打弯处。钢镖三寸长,一半扎进肉里,血早浸透裤管。

  “快走,有人暗算!”薛三喊了一声,猛地扑到兰有成跟前,紧紧抱住他,眼睛大大睁着,不说一句话。

  兰有成惊愕地看到,薛三汗浸的衣背,有三支毒镖,已深深扎了进去……

  兰有成看着毒镖,十分愤怒,又十分心疼,没有任何交情的薛三,竟然为自己,舍身挡镖……

  一场持续的比武,尽管已经比到库房里,但人们目光雪亮。那飞出的毒镖,只有一种解释:李大秤输不起了,用暗器伤人!

  岂不知,这更丢人,而且武林江湖不会沉默,不会任其武德沦丧。

  人们由惊叹变为愤怒,变为怒骂:“李大秤!你玩儿阴的!这是人干的事儿?”

  怒骂中,人们看到军医和军队的担架迅速到来,首先将薛三放上担架,他已经昏迷,趴在担架上,那三支毒镖仍在背上。军医不让他动,一动会大出血。而兰有成小腿的毒镖,被他忍痛拔去,撕开两贴膏药,分别贴在伤口处。随后,兰有成也被军车拉走。

  李大秤虽然输掉三河码头,可他在河东还有仓库,在老城还有房产,他还有帮会势力,包括人脉资源,只要他挺挺身,家业不会败落。他暗中组织一批“刺客”,就是想趁着焦海山得意之时,上门突袭。

  谁知焦海山赢得比武,知道有人眼红眼热,他果断出手,将大宗房产地契钱财分别赠给了十几名帮会大佬,大把大把的金条,送给军界人物。于是出现奇特的现象,李大秤派出的那些“刺客”,没等上门,便分别被手枪顶脑门,逼他们发誓赌咒,金盆洗手,退出江湖,立马远走他乡。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7版:文娱
   第08版:体育
   第09版:镜界
   第10版:副刊
   第11版:副刊·讲述
   第12版:副刊·津沽
把菜和草分开
热烈地出门
“陕北四宝”的红色基因
把父母装进心里
整理人生
QQ弹弹还能拉丝
残缺的右耳
●文学烙印
海河无敌兰
兔小小和黑闪闪
成长的边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