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0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星期文库 追忆陈潭秋夫妇之一

残缺的右耳

姜桂荣

  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了,中共“一大”代表陈潭秋三个字早已铭刻在红色的党的史记中,经历了百年的风吹日晒,毫不褪色;承载着厚重的生命轮回,永垂不朽。

  今年是陈潭秋烈士诞辰125周年,在南开大学西南村一座旧楼房中,我见到了陈志远教授。他是陈潭秋和徐全直烈士的儿子,今年正值88岁“米寿”。老人耳朵有些背,他希望摘下儿子为他配戴的助听器,要听本色的声音:“戴上这东西有杂音,你们语速就慢一些。我有几位老朋友,虽然都有些耳聋,但是彼此打电话都能听得清,因为是熟悉的声音嘛。”这让我不由想起,陈潭秋烈士残缺的右耳。

  历数中共“一大”的13位代表,都是来自不同出身的知识分子。但是,唯有陈潭秋是在枪林弹雨中与敌人厮杀,在对敌火线上流血负伤的武汉代表。

  自古黄冈人杰地灵,英才辈出。陈潭秋烈士出生在毗邻武汉的湖北黄冈耕读之家,早在中学和大学时代就被誉为“文武全才”。因为他既酷爱文学、精通英语,又是足球健将、长跑能手。参加革命以后,他文能办报论春秋,武能持枪战敌寇。

  1921年7月,他参加了中共“一大”。1934年1月,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代表大会上,他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和中央政府粮食部部长。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时,他留任中共苏区中央分局委员兼组织部长,领导开展游击战争。

  1935年2月,党在长征路上发来电报:要求留守在苏区的部队立即进行突围,到根据地及其周围开展游击战争。随后,陈潭秋和谭震林率红军第二十四师的1个营400余人,由瑞金西南向闽西方向突围,准备到永定县西溪赤寨乡与张鼎丞会合,同红八团、红九团、明光独立营会师,坚持闽粤边界的游击战争。

  梁广(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红军长征时因患重病留在苏区)回忆说:“晚上,我们突破敌人的防线,插进旧县河南的一座大山里。这座山很陡,崖壁上的路又窄,天黑不见五指,为防止暴露目标,行军一律不准打手电,我们一个接一个,摸着绳子在崖壁上攀行。突然,潭秋同志一脚踏空,哗地一下摔了下去。天亮时才在谷底找到他,只见他浑身血迹,左脚跌得趾断、掌裂,耳朵也受了伤,他忍着痛,被我们搀扶着赶上了部队。”

  后来,与陈潭秋第一次谋面的人,都对他的耳部印象深刻,知道这是战争残酷的留痕、英雄战绩的标志而肃然起敬。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7版:文娱
   第08版:体育
   第09版:镜界
   第10版:副刊
   第11版:副刊·讲述
   第12版:副刊·津沽
把菜和草分开
热烈地出门
“陕北四宝”的红色基因
把父母装进心里
整理人生
QQ弹弹还能拉丝
残缺的右耳
●文学烙印
海河无敌兰
兔小小和黑闪闪
成长的边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