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0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把菜和草分开

冯积岐

  那是今年春天的事儿。之所以现在才写出来,是因为我一直在思索:究竟是什么让我们有些时候分不清菜和草?

  那天,我从大明宫西北方向的凌宵门进去,过了凌宵河的小桥,右边是当年李隆基斗鸡玩耍的斗鸡台,左边是皇家养马的马厩房。如今,斗鸡台和马厩房已看不到昔日的景象,一大片草坪覆盖了历史的喧嚣和辉煌。几次春风、几场春雨过后,几近枯萎的草坪绿茵茵的,生机盎然,春情荡漾。草坪上,活跃着放风筝的老人和小孩,有几个中年妇女半弯着腰,目光专注地在草坪上寻觅,或者蹲在草坪上,向前挪动。我出于好奇,走进了左边的草坪,只见一个身体微胖的女人左手提一个塑料袋子,右手用一个铁铲子在草坪上挖草。

  我问胖女人:“你挖这草干什么用?”女人半眼也没看我,一边挖一边用教导的口气说:“师傅,这不是草,这是荠荠菜,挖回去吃。”我弯下腰,随手拿了一棵,呵呵笑了:“这是草,不是荠荠菜。”女人依旧在挖,依旧没有看我,用不屑的口气说:“你咋知道这不是荠荠菜?”我说:“我做了十几年的农民,我的老家在岐山县农村,我咋能分不清荠荠菜和草?”女人一听我做过农民,站起来了,她扫了我几眼,目光将信将疑。

  我说:“一般情况下,只有麦地里生长荠荠菜,你挖的这东西不叫荠荠菜,我们那里的农民把这种草叫羊蹄甲,羊蹄甲和荠荠菜一样,叶片都是锯齿形的,你看看吧,羊蹄甲的叶面不是很绿,绿中发白,荠荠菜的叶片不但很绿,而且是深绿色,老绿色。这草坪上,不会有荠荠菜的。”女人大概觉得我的言语老到,就问我:“你说的这羊蹄甲能不能吃?”我说:“这羊蹄甲也没有什么毒,遇到饥荒年馑,老百姓也吃羊蹄甲,但吃多了,对胃不好,拉肚子。荠荠菜的味道淡淡的,带一点点酸,做熟了很好吃。羊蹄甲的味道很涩,做熟了也是涩的。”我说罢,将手里的那棵羊蹄甲,掐了半片叶片儿嚼了嚼,吐出来了。我说:“不信?你尝尝。”女人照我那样子,也掐了半片儿,放进嘴里,牙齿只动了几下,赶紧吐出来了,她连声说:“不能吃,不能吃。”然后,她将塑料袋子中的羊蹄甲倒出来了,倒在了草坪上,扭头就走。她已经走出了两步,然后回过头来,跟我说,谢谢师傅。我说不用谢。

  看着女人渐行渐远的身影,我想,这个女人还是能分辨出好和坏的,还是有悟性的。我抬眼一看,右边的草坪上依然有人在挖草。我走进了右边的草坪。一个染着栗色头发的中年女人专心致志地在挖羊蹄甲,她的年龄比那个胖女人要小一些,四十七八岁的样子。我开门见山,直接说:“不要挖了,你挖的那个是草,不是菜。”我连说两遍,女人不搭理我。她可能以为我找个由头搭讪她。我走到她的前面去,一本正经地说:“你挖的那个是羊蹄甲,不能吃的。”女人抬头盯了我一眼,说道:“是荠荠菜,你不认识,少多嘴。”我一听,笑了。她分不清草和菜,反而说我不认识?我把刚才给胖女人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说我做过农民,说荠荠菜和羊蹄甲的形状、颜色、味道大不一样的,说吃多了会生病的。女人一声没吭,无动于衷。我本该就此打住,可这女人麻木而傲慢的样子令我生气。于是,我又来了一句:“你连菜和草都分不清,还不听人说?”女人站起来了,她对我怒目而视:“这师傅,你这么大年纪了,还多管闲事?走你的路。”女人两句话噎得我无话可说。我知道,我再多说半句,两个人就吵起来了。我讪讪地走出了草坪。

  我连散步的心情都没有了。我朝西走了没多远,从玄武门出来,径直回家了。老婆一看我比平日里回来得早,就问我是怎么回事。我把在草坪上被女人怼了几句的事给她说了。老婆说:“看你,年过六十了,还和年轻时候一样,多管闲事!你以为好心就能办好事?人家分不清菜和草,关你啥事儿?”我没有和老婆争辩,我只是想:那个胖女人和栗色头发的女人,为什么一个知道错了就能改正,一个却固执且偏执,明明自己错了,却执迷不悟呢?人和人的认知是大有区别的。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7版:文娱
   第08版:体育
   第09版:镜界
   第10版:副刊
   第11版:副刊·讲述
   第12版:副刊·津沽
把菜和草分开
热烈地出门
“陕北四宝”的红色基因
把父母装进心里
整理人生
QQ弹弹还能拉丝
残缺的右耳
●文学烙印
海河无敌兰
兔小小和黑闪闪
成长的边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