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纯真出《诗经》

陈世旭

  很多年前,父亲告诉我家族渊源在河南颍水,并嘱日后或可一行。这成为我特地去了一趟河南的缘由。

  我对流行的“认祖归宗”不以为然。我不觉得一个平庸的后人能给祖先带去什么荣耀,也不觉得九泉之下的祖先会喜欢这种打扰。宗族绵延的命运,其实都只能是一种缥缈的想象。在内心深处真正吸引我的,是先祖原始的质朴的健旺的生命活力。

  我在淮阳平粮台遗址盘桓,想象着遗址下的宛丘古城,那是当年的陈国国都,天下陈姓的发祥地。我举目四望,想象着陈国当年毗邻着郑国的原野,原野上隐约响着歌声,圣人责曰“郑声淫”。一个“淫”字,引起多少遐想。音乐不是固体,无法用国界截然分开。继先圣说的“郑声淫”,后圣朱熹为了大批判方便,改作了“郑风淫”,那么与之相邻的“陈风”呢?

  陈国当年的文化领袖是皇后。“太姬妇人尊贵,好祭祀用巫”(《汉书·地理志》)。陈国于是四季巫舞不断,“击鼓于宛丘之上,婆娑于枌树之下”,而“男女亦亟聚会,声色生焉”(《汉书·地理志》)。

  祭祀日是狂欢日:腊日祈丰收,上巳求繁衍,“谷旦”祭生殖。神祇高禖主婚姻和生殖。《诗经》收入《陈风》十首,是文学的反映。承续着“太姬歌舞遗风”(《汉书·地理志》),多半与性爱有关。显著区别于其他风诗,而与郑风同调。郑风中绝大部分是情诗,郑国的溱、洧二水是男女聚会之地,郑国的上巳节就是男女交欢的节日。

  数千年之前,陈国与郑国同是情欲燃烧像日月,经天江河行地一样自然的纯真时代:

  《宛丘》之上,鼓缶声声。巫女从坡顶舞到坡下,从寒冬舞到炎夏。神采的飞扬,野性的奔放,不加矫饰的激情,令现代社会的我们也能感到扑面而来的冲击。

  《东门之枌》下,女儿舞婆娑。“谷旦”最是好时光,哪有心思搓麻绳,奔去野外会情郎。

  《衡门》外,泌水岸,月上柳梢,情侣密会。“饥”者性饥也,“鱼”者“侣”也,“食鱼”者,男女合欢也。“鱼是繁殖力最强的一种生物”(闻一多)。

  《东门之池》上,漂洗苎麻的男女嘻哈调情。这种快活,直至早年在乡下插队时仍然是我们每日必修的功课。

  《东门之杨》下,夏夜如梦如幻,启明星已高高升起。心上人哟,你在哪儿?

  《墓门》是斩截顿挫的斥责。性并不等于爱。没有爱的性,即使在那个蒙昧的时代,也会遭到断然地拒绝。

  《防有鹊巢》啊,如此美人可别被人蒙骗(侜)去了呀!爱情的折磨,微妙而又淋漓尽致。

  《月出》时怀人是那么旷远:“佼人”独徘徊,一任夜风拂面,晨露沾衣,直让人愁肠纷乱如麻,怅恨柔婉缠绵。

  《泽陂》上那个男人啊,硕大,挺拔,令人向往而心惊!思念辗转难眠,泪如雨下湿了枕头。

  《株林》是一幅几近喜剧的画面:君臣皆为风华绝代的美姬疯狂,一大早车马辚辚驰向株林,只为“朝食于株”。“朝食”者何?性爱也。《毛诗序》论及此诗,一改庄肃:“《株林》……淫乎夏姬,驱驰而往,朝夕不休息焉。”不像反感,倒像心向往之。

  上古的陈国天真无邪。没有圣人批评“郑风淫”,没有理学家编织伦常密网,没有去势者的嫉恨和诅咒。民间的爱情,率性而显豁;人们的意识,自由而奔放。比之后来的道学不知少了多少庸碌、多少世故、多少僵硬和酸腐。

  对孔子说的“郑声淫”,历来学者们有各种说法,我倾向于认同“郑声”是“郑风”之曲,不合《韶》乐;“淫”则指音乐形式起伏变化不重节制,有违其主张的“以乐修身”“中和之美”而已。否则就无法理解同样是他老人家说的“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不管怎样,礼制、教化、圣人批评,终究禁锢不了世俗社会对美和快乐的向往。给人带来无穷愉悦的民歌,生命力比作为礼制象征的雅乐要强盛得多。艺术,说到底,满足的是情感的抒发。

  世间历千年而不改易的,唯有人性与人情。唯纯真,才有最纯的诗歌。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
~~~
●国文课~~~
~~~
~~~
●易卦印记~~~
~~~
~~~
“毒舌”毛姆之四~~~
~~~
~~~
~~~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世界
   第04版:时事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7版: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第08版:文娱 体育
   第09版:视点
   第10版:副刊
   第11版:教育·小作文
   第12版:副刊·读吧
纯真出《诗经》
诚实与否
化丑为美,化俗为雅
藕蟹图
兹夕露为霜
坤为地
微书评
文化的传承
刀锋难越
刀 笔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