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口述津沽: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

张 建 著
天津古籍出版社
  四十二、老百姓自发清雷

  采访人:王连泰(1934年生人)

  时间:2016年11月29日

  原住址:丁字沽南大街180号

  记得天津解放前夕,水路、公路全给封死了,从丁字沽往市里得过七道卡子。现在的光荣道附近,隔不远就有一座炮楼,听说这些炮楼还是东北营造厂跟着建的,开这厂的老板是咱丁字沽人,建炮楼时工棚就搭在村口的下坡。四八年底、四九年初,村里的人差不多都逃走了,我爷爷带着家人去了城里我姑妈家,我和我妈妈在丁字沽守着。

  国民党兵就进村扒房子、抢房檩,然后点火烧。我们家让他们烧了八九间房,我爷爷的三间房,让他们推倒了一间半。我妈妈一个劲儿地求他们,赶紧把家里存的枣馒头、丝糕嘛的塞给当兵的才给打发走。反正丁字沽一南一北这两头儿,给弄得乱七八糟的。张帮子他们家后房檐上净是枪眼,还有王士江和老公所的房子被打得也挺厉害。

  家里养的两头猪,只逮回来一头,另一头跑到下边让地雷炸死了。那会儿这一带埋了不少地雷,西于庄有几个拾破烂的,专门捡工兵刨出来的地雷,然后把药倒出来,砸了它当生铁卖,结果走到桃花堤附近的乱茔地,一下踩上雷了……单靠解放军清雷清不过来,面积太大了,丁字沽老百姓自发清雷,没有探雷器,就拿火筷子、铁条,一点点扎,一听有踏板的声音,就扒开,把芯子剪断,地雷埋得都不深。不是政府动员,你想,自己的地到时候不得种吗?

  回过头,再说我们一家房子没了,上哪待呢?当天就到大生客栈住了一宿。转天郑万成给我们找了三间房临时住进去。后来,政府贷给我们一千二百斤小米,重新盖了三间房。

  丁字沽的农田产量不一样,娘娘庙往东南,每亩能收一石五,往北就一石三、一石二……从现在的勤俭道往南,到丁字沽新村一段这片儿,原来做过日本农场。圈了我们家六十亩地,因为我们占大头儿,加上王士江、王士海撺掇,非让我爹挑头儿管着农场的事儿。日本人给占了地的老百姓发高粱米、小米、袜子、衣服嘛的当回报。实际上老百姓都不乐意,眼睁着没地种了嘛!五一年“镇反”时,我爹就因为这事儿在监狱里关了十年。当时逮进去五个,有王士杰、王士兴、“二扣儿”,还有王士漳,再加上我爹。最后王士兴没嘛事儿给放回来了,其他人都判了。要不我十来岁就开始干活儿呢,我俩姐姐都出门子了,我哥我妹都在外上学,就我在家挑大梁。以后我爹赶上特赦,在监狱又留用两年才回来的。

  我这辈儿就哥儿俩,按说是哥儿四个,一个七八岁死的,一个三四岁死的,他们比我姐姐还大,我底下还有个妹妹。那前儿生五个活俩是常事,就怕出疹子,一出疹子就不知是死是活。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与燕祥兄最后一面
●史记纵谈~~~
~~~
●网络新词语~~~
~~~
~~~
~~~
●老树画画~~~
●桐荫墨趣~~~
星期文库
闲话蔬菜之四~~~
~~~
~~~
~~~
~~~
~~~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文娱
   第07版:民生·服务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第11版:教育·好孩子
   第12版:副刊·读吧
草草杯盘共笑语
四颗光芒四射的星
谁给了“歪嘴和尚”胆量?
嗲汉子
马铃薯花
有原则的善
“查重”的异化
夏·晚风
水嘟噜
“兄弟六七个”
自然而然·鸭跖草
口述津沽: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
秘境三关
学会宽恕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