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口述津沽: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

张 建 著
天津古籍出版社
  十五、脚行的“签儿”

  口述人:宋书琴(1943年生人)

  时间:2016年12月13日

  原住址:丁字沽南大街6号

  丁字沽大队一共六个队,每个队新老园子加一块儿有几十亩,旱田有一百多亩。每天天不亮就得下地,道儿远的扛着家伙走到那儿就已经一身汗了,然后中午就给一个小时回家吃饭,很赶喽。所以丁字沽的孩子没有不会做饭的,差不多都是孩子下学做饭,大人回来吃。赶上政治运动,每天晚上八点集中学习到十点,不去?明儿就该找你啦!

  顶到七六年丁字沽大队撤队,所有务农的全转业,由区里统一给安排,实在不愿转业的,就集中在郭辛庄的农科站。转业时我去了市政工程队,干到退休。

  我老伴儿也是老丁字沽的,她娘家在高家胡同住,离我们家也就一百米,她父亲也是农民,冬天地里没活儿了,就到粮店给人家赶车或扛活,他没有股儿。谁有呢?她奶奶(她爷爷叫王炬)。股儿是拿我老伴儿她四伯伯王士源换来的。这里边发生了一件事:

  王士海是王士源的本家哥哥,当时也就不到二十岁,王士海因为跟李六争脚行打了起来。王士源年轻又特别愣,就替王士海拼命,结果把李六脚脖子上的懒筋给砍断了。赶紧找先生看吧,先生说,治是能治好,就是以后抬不起头来了。李六一听再也当不了脚行头儿了,一生气,死啦!这下不要紧,李家人把李六的尸体抬到王家院儿来了,你想,李五、李六手底下有的是人,所以见王家人就打,王士源的脑袋也给开了,那血啊,哗哗的,拿棉花堵都堵不住。

  归齐还是把王士源给抓起来,因为祸是他惹的。王士源说:“没事,好汉做事好汉当!”都进局子了还一点儿也没服软。后来在监牢狱染上一种怪病,就给弄家来了。当时我老伴儿的妈妈才结婚几个月,吓得赶紧躲亲戚家去了。王士源就由我老伴儿她老伯伯服侍。没多日子,王士源就死了。行了,李家、王家都死人了,也算扯平了。可谁也没想到,王士源把老伯伯给传上了,结果不明不白又搭了一条命。等于我老伴儿她奶奶死了俩儿子,能饶过王士海嘛?都是因为替他拔闯才倒的霉。有意思的是,她奶奶跟李六的妈妈还特别相好,王士海担心,要是俩老太太联合起来把他告了,那就麻烦了。于是,就把我老伴儿她奶奶悄悄接到日租界(王士海藏身之地),天天好吃好喝地伺候着,要嘛给买嘛。其实论辈分,她奶奶是王士海的六娘,王士海的父亲行八。王士海就跟六娘商量,说:“都知道养儿为防老,现在您老俩儿子都没了,我也挺难受。这样吧,从脚行劈出俩‘签儿’给您,到月儿去领钱,就当俩儿子还活着!”

  我老伴儿的奶奶叫付兰芳,小脚儿,到时候就拄着拐棍儿领份儿钱去。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
●瓶外续谭~~~
~~~
●世相杂谈~~~
●网络新词语~~~
~~~
~~~
~~~
●百草园~~~
星期文库
概率与科学决策之五~~~
~~~
~~~
~~~
~~~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廉润津沽
   第06版:民生·社会
   第07版:文娱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第11版:民生·服务
   第12版:副刊·记忆
   第13版:文摘
   第14版:文摘
   第15版:文摘
   第16版:文摘
世界上最早的纸币
五短身材
互惠效应
兄 弟
空气友
山水的觉醒
老 板
废名的相貌
纸 船
如何实现精准推荐
口述津沽: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
彗星年代:1918,世界重启时
两周逃出脏乱房间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