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做出好决定

[美]斯蒂芬·P.罗宾斯 著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
  十三、事后诸葛亮

  达伦和珍妮去法国旅游,他们租了一辆车。两人找不到去目的地的路时,一起研究了地图。珍妮认为他们应该走N20公路,达伦却觉得走标着N152的道路会更好。不过,珍妮坚持要走N20公路。达伦最终默许,他们采取了珍妮的建议。一个半小时后,他们终于到了目的地。在酒店入住时,酒店员工说,如果走N152公路,只要一半时间就能到。达伦对着珍妮感叹:“我就知道!N152公路才是正确的路,但你就是不听我的。”珍妮却小声嘀咕:“现在你肯定了。但几个小时前你可不是这么肯定的!”

  达伦刚刚表现出了后视偏差。这种倾向让我们在得知事件的结果后,错误地认为我们在事前准确预测了事件的结果。当事情发生,我们有了对结果的准确反馈后,似乎很善于总结性地认为这样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如何解释事后聪明的倾向呢?在发现事件的最终结果之前,我们显然不擅长回顾不确定事件发生的方式。另一方面,用后来知道的事实来重建过去的情景,我们似乎相当在行。所以后视偏差似乎是选择性记忆和重构先前预测的能力共同作用的结果。

  一个有关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弹劾审判的实验可以解释后视偏差是如何运作的。34名学生被要求在以下4个时间点估计克林顿会被判定为有罪还是无罪:(1)判决前22天;(2)判决前3天;(3)判决后4天;(4)判决后11天。对这4个时间点学生的反应进行比较后发现,学生的估计随着时间的变化而改变。判决后4天,学生正确地回忆说,他们对克林顿被定罪可能性的估计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更为准确。然而一个星期后,他们错误地认为,自己一直都坚信克林顿不会被定罪。换句话说,学生们改变了早先的估计,使其能够更准确地匹配最终结果。

  后视偏差会削弱我们向过去学习的能力。它让我们认为自己很善于预测,还会让我们过度确信未来决策的准确度,而事情可能并非如此。你很可能会犯过度自信的错误,从而降低质疑自己预测能力的警惕度。

  如果能够认识这些错误和偏见,通常就可以显著地减少它们。不幸的是,这似乎对后视偏差不起作用。我们的选择性记忆和重塑过去的能力实在是太强大了。那么,有没有什么可以做的呢?答案是肯定的。减少后视偏差的最有效办法就是让自己考虑使某一特定事件产生不同结果的其他原因。举例来说,如果你曾预测克林顿会被无罪释放,那么尝试思考一下他会因为什么而被定罪。通过审查不同的结果来不断挑战自己,你能减少后视偏差的倾向。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7版:文娱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镜界
   第11版:天津卫·家春秋
   第12版:副刊·津沽
千杯少与半句多
低垂之果
猫会被鱼刺卡着吗
水土不服就服你
暴风雨之后
匠人三十条
●文学烙印
道氾左右
倒在追赶希望的路上
口述津沽: 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
蜜桃镇和橘子山谷
做出好决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