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蜜桃镇和橘子山谷

林梅朵 著
  四十九、梦难醒

  一轮红日升起了。大鱼的鱼鳞在收紧、缩小,鱼嘴变长变尖了,它无法再吸水了。一片片鱼鳞化为一根根羽毛,它就要变回小苏木了……

  知义看看雪奴,含泪说:“快飞走吧!别在这里等死了……”雪奴摇摇头。知义吼道:“快走!”雪奴忽然一展翅冲上了云层。“知义哥哥,你快看!雪奴!”一诺指着空中叫道。知义抬头一看,雪奴从云端飞下来了,小小的身影笼罩在一只大白鹤的翅膀下。知义诧异地叫道:“阿齐?”

  白鹤阿齐飞到水面上,伸出细腿,擦着水皮转了个圈儿。水面上的粼粼波光细密起来,连成一张水丝细网。阿齐双脚拎起这张水丝网飞向高空。地面上的水迅速汇聚,连成一条条水柱,随着水丝网上升到空中。天地间一片水光笼罩,犹如下雨时的情景——不同的是,水滴不是从天上落到地下,而是从地上升到云层。

  小苏木终于支撑不住了,“哇”一下吐出腹中的水,变回了小鸟。这时,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孽畜,你不逞能了?”小苏木垂下头。知义惊喜地叫道:“师父!”不大一会儿,洪水没了,地皮露了出来,鱼鳞船也不见了,橘安俯身拾起一片轻盈的羽毛。

  织梭老人背着手,笑着出现在知义面前。大家还未来得及说话,孟南星就跑到织梭老人面前,扑通跪倒说:“老神仙,请赐予我金谷种吧!求求神仙了!橘子山谷的人快饿死了……”

  织梭老人往后退了一步,皱着眉头说:“你这个孟南星,果然是个‘梦难醒’啊!”知义上前拉起孟南星说:“哪有什么金谷种?那不过是进入魔洞的人迷了心,自己幻想出来的而已。”

  “不不不!”孟南星的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一定有的!魔洞没有了,老神仙家里一定有,对吧?我要去神仙家里……”龙葵看不下去了,喊道:“族长!你别再糊涂下去了。”

  “老哑巴!”孟南星说,“噢,不!你不哑。你这个老骗子!全族人都以为你是个哑巴。你来这里干嘛?”橘安插嘴道:“龙葵伯是为了救我才来的。爹,你来这里干嘛?只为找到金谷种,保住你族长的位子!对吧?”“胡说!住嘴!”孟南星吼道。

  织梭老人笑眯眯地看着,不发一语,从怀里掏出一把木梭,坐在一棵松树下,漫不经心地织起了网。

  曹胤轩上前劝道:“族长,你不能再执迷不悟了。我们一起回橘子山谷,带着族人们搬离那个地方吧?回归原来的蜜桃山庄……”“呸!你放屁!”孟南星骂道,“别来插手我们橘子山谷的事!我们孟开石的后代和仇人势不两立!”他两眼瞪得通红,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7版:文娱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镜界
   第11版:天津卫·家春秋
   第12版:副刊·津沽
千杯少与半句多
低垂之果
猫会被鱼刺卡着吗
水土不服就服你
暴风雨之后
匠人三十条
●文学烙印
道氾左右
倒在追赶希望的路上
口述津沽: 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
蜜桃镇和橘子山谷
做出好决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