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口述津沽: 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

张 建 著
天津古籍出版社
  四、丁字沽大队一共六个小队

  口述人:杨世均(1935年生人)

  时间:2016年12月2日

  原住址:丁字沽南大街一条王胡同2号

  刚去大同煤矿时,都是自己报工种,人家都报焊工啊、电工啊,就我非要下井。还不错,先学了半年的打眼儿、装药、开巷道,一看我工作积极、老实巴交,又特别能吃苦,就有意培养我。所以就让我到太原补习文化知识,学成回来直接安排到大同团委当干事。在那儿干了不到俩月,就把我调到掘进二队当党支部副书记。当时正书记姓魏,矿长叫陈六九。人家都干一个班,我非干俩班,出了事人家都往上跑,我往下跑。有一回,一个新来的工人在井下准备放炮,师傅还一个劲儿地告诉他,别随便拧点火器,不知怎么的他一下给引爆了。队长一听出事了,吓得腿直打哆嗦,我不顾一切奔到现场处理事故。那时违章作业很普遍,不出事才怪呢。而六〇年五月九日,就出了一个大事故……

  煤矿的工资高,最多时我能挣到八十多,每月给老娘寄十五块钱。矿上当干部的定量少,每月才二十九斤粮食。那时我正年轻,粮食不够吃的就买土豆、羊肉,好在下一次井给俩烧饼,所以只要没嘛急事,我就拿牌儿领矿灯下井。我们那个矿,叫“白洞”矿,是数一数二的大矿,自打出事以后,就封井了,所有的设备全埋在下面了。我的头老晕,就找组织要求回家,经党委研究就同意了。

  没有工作了,怎么办呢?找街道,人家说了,得等富余名额。入农业社吧,也说没指标。没辙了,就顶替我父亲入了社。那是六三年的七月,紧接着到刘家房子去防汛执勤,那水都跟河堤一平了。回来没处住,就在张帮子门口盖了间小房,从炕上一下地就得系裤子,连腰都弯不下,就说多点地界儿吧!

  没多久,“四清”运动开始。红桥文教部部长张辉、公社书记李瑞生就来找我,让我主动挑担子。我不愿意干,心想要想干在矿上就不回来了,那儿的工资多高。他们一个劲儿地做我工作。当时丁字沽大队的书记是马兴福,大队长是李振和,治保主任是李凤年,妇联主任是王炳文,然后把我补进去当副书记,协助马兴福工作。我们一人负责一个队,我在二队。除了去公社开会脱产这么一两天,其余的天天下地。

  丁字沽大队一共六个小队。南头儿三个队、北头儿三个队,那时都记工分,最高分十分。我本来能拿到十分,为了做表率就要九分八。冬天拾一百斤粪给十个工分,我经常上堤头那一带拾去。那不守着河边嘛,有些住户习惯往河堤上倒桶子,有时也说些好话,进院儿帮人家磕灰,这么着每天能拾一百斤。那时粪是好东西,逮着偷粪的不得了,粪能卖钱啊。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7版:文娱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镜界
   第11版:天津卫·家春秋
   第12版:副刊·津沽
千杯少与半句多
低垂之果
猫会被鱼刺卡着吗
水土不服就服你
暴风雨之后
匠人三十条
●文学烙印
道氾左右
倒在追赶希望的路上
口述津沽: 民间语境下的丁字沽
蜜桃镇和橘子山谷
做出好决定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