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读丰子恺散文有感

毛本栋
  我喜欢读丰子恺的散文。他将人的直观感受用一种几近哲学的语言,写得那么深刻而又贴近人心,如“我——我们大人——的举止的谨惕,是为了身体手足的筋骨已经受了种种现实的压迫而痉挛了的缘故”。

  再如在《儿女》里,丰子恺对由于岁月的间隔而导致自己与子女生活方式的不同进行了深刻反思:“因为我那种生活,或枯坐,默想,或钻研,搜求,或敷衍,应酬,比较起他们的天真,健全,活跃的生活来,明明是变态的,病的,残废的。”大人与子女或者小孩的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是截然不同的,我时常羡慕那些五六岁天真烂漫的稚童,喜欢便是喜欢,要得到什么东西,张口就来,而大人生活在一个假话圈里。就像丰子恺在《作父亲》里写的那样,小儿子元草听到挑担子卖小鸡的过来了,便一股脑儿地往外冲去,连膝盖摔破了也惦记着那小鸡。丰子恺在与老板说价过程中,体现出了大人的“智慧”,而小孩子们一个劲儿地直嚷嚷要小鸡。老板定是吃住了这点,便不肯让价。最后生意没有做成,丰子恺教育孩子道:“你们大家说‘好来,好来’,‘要买,要买’,那人就不肯让价了!”小孩子听不懂大人说的话,也不能理解大人的思维。丰子恺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因为下面的话是“看见好的嘴上不可说好,想要的嘴上不可说要”。可是,在这一片天真烂漫、光明正大的春景中,丰子恺怎舍得用这种思想去玷污那片烂漫的童心?

  丰子恺的散文多是对家庭、孩子、亲友写的随性之感,记录着他的孩子们那么多天真烂漫的时刻,回忆着自己的成长,并有关于他对住所缘缘堂的深刻感情。

  当缘缘堂被暴寇所毁,丰子恺在《还我缘缘堂》中写道:“料想它被焚时,一定发出喑呜叱咤之声:‘我这里是圣迹所在,麟凤所居。尔等狗彘豺狼胆敢肆行焚毁!亵渎之罪,不容于诛!应着尔等赶速重建,还我旧观,再来伏法!’”在这篇散文里,丰子恺不仅抒发了对于暴寇侵占缘缘堂的愤恨,更表达了对列强肆意侵略我国的愤怒。这就将他的散文从个人主义提升到爱国主义层面。

  “我有馨香携满袖,将求麟凤向天涯”,这就是丰子恺。随性,艺术,漫不经心,却时常有惊人之笔,这就是我喜欢丰子恺散文的缘故。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文娱
   第06版:民生·社会
   第07版:民生·服务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第11版:公益广告
   第12版:副刊·读吧
一部南开人的心灵史
一位贤相的观人术
不靠谱的科普书
百姓之友
鸡汤沏龙井茶
读丰子恺散文有感
微书评
孔腾冒险藏书
名著遇上“标题党”
特制贺年片
读书与吃饭
碎思录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