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鸡汤沏龙井茶

少 海
  《围城》第三章,董斜川讲了樊增祥两个笑话:“这跟樊樊山把鸡汤来沏龙井茶的笑话相同。我们这位老世伯光绪初年做京官的时候,有人外国回来送给他一罐咖啡,他以为是鼻烟,把鼻孔里的皮都擦破了。他集子里有首诗讲这件事。”

  樊增祥号樊山,光绪进士,工诗。董斜川讲的“鸡汤沏龙井茶”“咖啡当鼻烟”这两个笑话,都实有其事。《樊山续集》有《爽翁惠咖啡余误为鼻烟》一诗,写他误将咖啡当鼻烟。这则笑话王培军《钱锺书小说里的几个故典》已作考释。

  樊增祥“鸡汤沏龙井茶”见于李详《药裹慵谈》:“余甲辰客扬州,徐积馀观察以新刊胡研孙粮储词见寄,中有咏樊山以鸡汁沦龙井茶词。此事新隽,可入食单。余《扬州杂诗》有:‘鸡洎新成沦茗词,才人作宦鬓如丝。江南回望长安月,记否樊山夜集诗。’咏此事也。”胡延,号研孙,成都人,光绪优贡,著有《苾刍馆词集》。李详与钱锺书父亲钱基博有交往,钱锺书熟悉李氏著述,故《药裹慵谈》所记这则掌故,应是《围城》所本。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文娱
   第06版:民生·社会
   第07版:民生·服务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第11版:公益广告
   第12版:副刊·读吧
一部南开人的心灵史
一位贤相的观人术
不靠谱的科普书
百姓之友
鸡汤沏龙井茶
读丰子恺散文有感
微书评
孔腾冒险藏书
名著遇上“标题党”
特制贺年片
读书与吃饭
碎思录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