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老 街

王传林
  五十六、张宝晨辞职

  “你跟我这么些年,熬到了团长,不容易呀!你真就这么走啦?不可惜?”梁波涛问。

  “想让我留下也行,军座,但有一条……”张宝晨说。

  “说!”

  “请军座把关在后院儿的艺人放了!”

  “给我下命令?还早了点儿!我就是不放!要走,请便!”

  张宝晨打了个立正,扭头便走。

  “慢着!”梁波涛喊道,他见张宝晨站住了,走到宝晨面前,“念你这些年几次救我性命,我提升你当师长,只要你不走……”

  “我只求军座放了这帮无辜的艺人。”

  “你走吧!”

  张宝晨头也不回地走了。

  梁波涛更加烦躁地在屋内走来走去。

  门口儿又有人喊“报告”,是副官的声音。

  “进来!”

  副官的身上带着土,脸上还擦破了一块皮,十分狼狈地看着梁波涛:“报告军座,那个杆儿黄武功太高,根本近不了他的身,没……没抓来!”

  梁波涛大怒:“我就不信这个怪物这么厉害,我会会他去!”

  经过一场打斗的杆儿黄还像没事儿人似的卖着自己的药糖:“各位,刚才你们几位看俺打那几个大兵,够过瘾的吧?那可是真打实练啊!你们大伙儿也别白看,俺这药糖能治百病……”

  “杆儿黄,你闯下大祸啦!还不快跑呀?”一个老在三不管儿玩儿的观众跑过来急切地说道。

  “别要钱不要命啊!快跑吧,杆儿黄!你惹不起当兵的!”一个观众劝道。

  “俺不跑,俺就不信啦……”没容杆儿黄说完,人群骚动起来,梁波涛亲自带着一群大兵进了三不管儿。

  街面上开始乱了,有的胆小儿的观众赶紧跑了。场子里的人一下子散了一多半儿。

  梁波涛瞪着杆儿黄,厉声喝道:“你小子胆大妄为啊,扰乱治安,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您说得对着哩,要是有法有天,还能随便抓人么?”

  “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事有多大!”梁波涛大声命令着,“来人!把他给我拿下!”

  “慢着!”杆儿黄笑道,“你不是打算看看俺有多大本事吗?俺给你来个天女散花,练完了俺跟你走!”

  那些大兵本来就畏首畏尾不敢上前,一听杆儿黄的话,全都站住了。

  观众也不走啦,别的摊子前的观众也聚拢过来。

  杆儿黄掏出一大把泥弹子,对一个年轻的观众说道:“小伙子,麻烦你帮俺一把,把这些泥丸儿一个一个往高里扔,扔得越高越好!”

  小伙子接过泥丸儿,走到场内。

  杆儿黄打自己腰间掏出了一把弹弓子,老观众都知道,这把弹弓子跟杆儿黄年头太多了,弓子把儿已经紫红紫红的了,就见杆儿黄一瞪眼,脸上露出使人胆战心惊的狰狞……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
●三国杂谈~~~
~~~
●网络新词语~~~
●桐荫墨趣~~~
~~~
●老树画画~~~
星期文库 设计师与建筑之四~~~
~~~
~~~
~~~
~~~
~~~
~~~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文娱
   第06版:民生·社会
   第07版:民生·服务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第11版:公益广告
   第12版:副刊·读吧
红红的灯笼挂起来
谁是天生的统帅
是谁不让院士退休
表情趋同值
独上东墙
福 气
云之上
少即是多
不求回报
自然而然·龙舌兰
挡 位
老 街
曾国藩大传
敢于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