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赠书岂能卖

杨桂松
  一个人出了书,总要签上名,赠给朋友。送给朋友的书,人家会不会看?这是未知数。就我私下的了解来说,多数人会看——只不过有的看得仔细,有的看得潦草,有的只读序言和后记——压根儿一点不看的,是少数。

  作家陈歆耕曾在网上购得二手旧书《谢枋得年谱》,如获至宝。这本大学历史教授赠给某友人的书,内页居然还夹着作者给友人的信笺:“此书由作者包销,附上订单一张,请帮助推销几本。”但这位友人连书都懒得打开,直接送到旧书收购者手上了。

  这位作者虽是教授,但名气确实不大,加之朋友可能也不喜欢读这类书;由此,新书瞬间成了旧书,而后来又阴差阳错,最终到欣赏它的人手中。这可算是无心插柳、柳暗花明的特例了。

  对于一般作者而言,这样的事儿给我们提了个醒儿:产销要对路。赠书要看对象。即便是朋友,若不愿读书,你送给人家,就成了其负担。最好的办法是,免送。

  对于不喜欢读书的人,即使名人的书,有时下场也未必光彩。戏剧作家萧伯纳有一次逛旧书店时,发现有自己的一本剧作集。他翻开书的扉页,上面赫然写着他给一位朋友的亲笔题词:“乔治·萧伯纳敬赠。”他当即买下这本书,在题赠下写道:“乔治·萧伯纳再次敬赠。”然后将此书又寄给那位朋友。

  作家大都将所著之书比作自己的孩子。那么,赠书之举,可比作将自己孩子的照片送给你留念——你若扔了,或将之当垃圾卖了,这叫人家情何以堪!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文娱
   第06版:民生·社会
   第07版:视点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11版:今晚读者
   第12版:副刊·读吧
我的书斋号
敲钟的数字
“到书店打卡”是浮躁病
茅盾写回忆录
图书定价的锚定效应
“甲必丹和他的妻”
写作欲望
赠书岂能卖
手不释卷
服饰引出故事情节
广告
分类信息·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