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书房

我的书斋号

杜 鱼
  对爱书人来说,书房话题具有永恒性。无书房时渴望书房,有书房后会渴望更大书房。图书购藏不停歇,则书房增殖无止境,于是才有了私人藏书楼……

  我走出校园未久,有家的同时也有了书房。不过因当记者太忙,其时尚无附庸风雅毛病,竟未能给书房起个名号。数年之后乔迁,觉得这辈子可安居了,“抱诚守拙斋”也随之诞生,成为我最早的书斋名,取义源自个人座右铭。可惜的是,既没找名家书额或治印,笔下文字似也未以之落款,结果无意间竟被淘汰掉了。新世纪初,我用“饱蠹鱼”网名混论坛,最大爱好即买书,时常交流心得,或者晒书炫耀,于是就有了微名,于是有网友称我的书房“饱蠹鱼斋”,于是积非成是被迫默认。天长日久又觉冗繁,索性把“鱼”字去掉,又恳请来新夏先生题额,饱蠹斋就此坐实。

  饱蠹斋至今仍是我的书房,但却更像是“书窝”,堆满纸品而难以容足,功用约等于书库。它还造成了直接后果,就是我的码字阵地转移。由记者转编辑后,文稿多在单位完成,落款若署饱蠹斋,似乎名不副实,于是新起炉灶,虚拟斋名曰“广雅轩”。我所在的办公室,约有二百平方米,五六十人曾同时“在线”,这自然够得上“广”;而作为报纸编辑部,所有工作都与文字沾边,或可贴上“雅”吧!当然,广雅轩真正属于我的领地,仅是个不足两平方米的工位。

  成为副刊编辑之后,我改斋号为“四平轩”。所谓“四平”可得三解:一是主管副刊工作,与以往单纯当编辑不同,既要通业务,还要会管理,因此给自己定下“待人平实、处事平允、得名平和、遇利平淡”四原则,当然现实中基本没做到;二是工位比普通编辑要大些,约略四平方米,享受了一点儿特权;三是师友都能联想到的,我的故乡公主岭隶于四平,那可是紧邻“著名大城市”铁岭的地方,能聊慰怀土恋乡之情。

  副刊编辑部后来从八楼搬到二十楼,我又把斋号换作“恐高轩”——本人确实有恐高症,远望窗外都会眩晕。随着我调离报社,“恐高轩”也就不在了。

  如今摆布文字,我均在学校的图书馆。这里有间东向的屋子,是谓《古籍保护研究》编辑部,因兼职编刊我获得一把椅子。这屋有个好处,凭窗可望景色清幽的秋水湖,不过仅能观览一半真容,于是它被颜作“半湖斋”;而师友们呢,更愿解作“伴湖斋”,兼以湖名秋水,极易联想到“蒹葭”“伊人”,一下平添了诸多诗意;而它还可谐作“半壶斋”,一壶不满半壶晃荡,自谦之意吧!

  广雅轩、四平轩、恐高轩、半湖斋,也都算是我的“书窝”。搬离四平轩和恐高轩时,两次竟清出百余箱藏书。承当年同事宽容,好几位曾把柜子让给我盛书。还有摄影记者刘筝,每次搬离“书窝”时,都会为我拍照留念。

  除却夭折的抱诚守拙斋,这些或实或虚的书房,记录了我的读书并写作脚步,容留了我的胡涂乱抹与胡思乱想,也承载了我的青葱岁月和壮岁时光。而今年将知天,蓦然回首之际,心中能不怃然。诗曰:“闻鸡乱舞起幽并,拚却青春换令名。苦诵真期焚旧稿,慵眠但喊斗新酲。家山有度容游子,客思无边惜落英。四十七年如梦过,忍将文字误残生。”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文娱
   第06版:民生·社会
   第07版:视点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11版:今晚读者
   第12版:副刊·读吧
我的书斋号
敲钟的数字
“到书店打卡”是浮躁病
茅盾写回忆录
图书定价的锚定效应
“甲必丹和他的妻”
写作欲望
赠书岂能卖
手不释卷
服饰引出故事情节
广告
分类信息·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