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老 街

王传林
  五十四、甩掉尾巴

  “得赶紧给涂先生送个信儿去!”满宝仁说着,他娘递给他一件小褂儿,他边穿边说,“我去吧!”

  “还是我去吧!”卖耍货的花裤腰蔺世成说道,他家是祖传的手艺,一年四季就是做小孩儿玩具。

  “我去,我不招眼!”蔺世成说道,“没准儿他们在门口留下蹲坑的呢。”

  “兄弟,那你可得注意点儿!”杨国山嘱咐道。

  高登第和几个警察出了五彩号胡同,高登第和一个警察耳语了一番,对方直点头。

  而他忙进了对面胡同口儿把边儿的一个剃头棚。

  几个警察分散在附近转悠开了,视线却不离七号大院儿。

  高登第坐在棚子里的椅子上,面对着墙上挂的镜子,剃头的师傅在他脸上盖了一块热毛巾,过了一会儿,给他脸上抹上肥皂,刚拿起剃刀要开始给他刮脸儿。

  突然,他从镜子里看到小地梨儿拉着洋车,车上坐着花裤腰,从五彩号胡同出来上了大街。

  高登第忙对剃头师傅说:“别刮啦!别刮啦!”说着就要起身,但这时剃刀刚好刮到他的喉头处,剃头的忙举起剃刀,高登第带着一半儿没刮完的胡茬儿和围在胸前的布单子就跑出了剃头棚。

  高登第扯开了嗓子喊道:“快!快追那辆车!快追那辆车!”

  在附近溜达的警察们忙一起追小地梨儿的胶皮车。

  街面上的人们都顺着声音看高登第,心里纳闷儿,这位神经病啊?怎么围着个白布单子,脸上还有胰子沫,连跑带颠儿,这是干嘛啊?

  坐在车上的花裤腰闻声回头一看,心里全明白啦,而小地梨儿也是脚底下一使劲,拐向了北马路。

  他们沿着北马路奔向了东北角儿,转向东马路,到了东门那,穿二道街,奔向南门,出南门,转向东南角儿,进了官沟街,往南,正好碰上了夹着包儿过来的涂先生。

  花裤腰赶忙告诉小地梨儿停车,车子停下了,花裤腰低声说:“涂先生,快上车!”

  没容涂先生反应过来,花裤腰一扶涂先生的右臂,轻轻一推,涂逸夫上了洋车。

  小地梨儿一抄车把,向南跑去。

  花裤腰转身,钻进了胡同。

  而刚出了估衣街西口儿的高登第和警察们,连车影儿都看不到了,也难怪,这一带人太多了,哪找去!

  当高登第快回到五彩号胡同口儿时,让从胡同口儿出来的杆儿黄碰见了。

  “俺当是谁哪!”杆儿黄一指高登第,“敢情是你小子呀!真是半大小子戴围嘴儿——装孙子!”

  跟在高登第身后的那几个警察都哈哈大笑起来。

  杆儿黄又一指高登第刮了一半儿留一半儿的胡子茬儿说:“瞅你这意思,是想学小鬼子留仁丹胡儿呀?”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
●小说中的衣食住行~~~
~~~
●儿时记忆~~~
~~~
●网络新词语~~~
~~~
星期文库 设计师与建筑之二~~~
~~~
~~~
~~~
~~~
~~~
~~~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文娱
   第06版:民生·社会
   第07版:视点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11版:今晚读者
   第12版:副刊·读吧
明天的路是崭新的
“纸上谈兵”的盛宴
雷人的创新
打砖瓦
教孩子种地
孔融让离
梅(国画)
“红屋”主人莫里斯
大雪飞
人生写意·怪圈
老 街
曾国藩大传
敢于脆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