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年前,烫发还要开介绍信!

  上世纪50年代

  发型师傅上海来

  上世纪50年代,北京正处于大规模建设之中,人口猛增,工厂成群,本就落后的服务业愈发跟不上趟儿。那会儿,服务业主要包括浴池、旅店、照相、洗染、饭店、理发六个部门,样样处于供不应求状态。

  解决群众过日子的问题成为政府重要任务,除了大规模改扩建原有网点外,发动单位工矿建立内部设施,依靠全国兄弟城市的支援,将精英企业抽调到京城以提升行业水准也是一种方式。在周总理的亲自安排下,上海照相、洗染、理发名店连人带家伙什儿集体“搬”到了北京,其中就包括“华新”“紫罗兰”“云裳”“湘铭”四家理发馆。

  1956年7月沪上迁来的四家理发馆在京联合营业,新店名号“四联”。价格上,男子理发每人8角,女子电烫每人2元2角。相较收入和满城剪发4角的行情,新店收费不菲,烫发更可算是享受了。

  数据显示,从1954年到1958年,国家投入北京服务业的资金达4300多万元,首都城乡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形成的海淀文教区、朝阳工业区等基本没有服务业的情况得到改观。到1959年7月,北京理发师数量已由1949年的2801人增加到5775人。

  上世纪70年代

  烫发要开介绍信

  “文革”开始后,象征“腐朽生活方式”的一切爱美活动受到冲击,更甭提讲究发型了。以“四联”理发馆为例,镜子被糊上,烫发、化妆项目统统取消,操作规程和消毒措施废弛,收费标准降到4角,名字也先后改为“北京理发馆”“新风理发馆”。

  1976年“文革”结束,但禁忌尚在,穿鲜亮做头发依旧扎眼。初期,烫发只面向有形象需求的出国人员和文艺工作者,且要求单位开具介绍信。不过,烫是烫,还是不允许做大波浪,只能用小刷子给弄点花再扎起来。就算这样,托关系、走后门烫发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老顾客回忆,当时,有烫发业务的全北京仅一家,自己代表单位在全市汇演中表演独唱,拿到了一纸介绍信,内容是:“今有我宣传队同志,因演出任务到贵店烫发,请予办理,此致敬礼。”去烫发才发现,变着法儿拿着介绍信的女同志特别多。

  又可以烫发了——“头上”发生的悄然变化,在中外媒体眼中,都是中国真正开放的信号之一。

  上世纪80年代

  为烫发正名松绑

  进入上世纪80年代,改革的空气越来越浓,企业要求松绑的呼声也越来越强烈。报纸评论发出呼声,认为当前改革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下放权力,特别是要给基层企业以更大的自主权。“松绑”“层层松绑”势在必行,大势所趋。

  关于头发能不能烫、怎么烫,一度还引发精神文明建设的讨论。面对一些地方一些人对爱美之心的种种非难,权威媒体发表评论员文章:女青年爱好烫发(中学生禁止烫发的校规应当遵守),年轻人喜欢服装款式新颖,节假日跳跳健康的集体舞,同所谓精神污染完全是两回事。青年总是向往美的。这种愿望本身是正当的、积极的。在可能的条件下,穿得漂亮一点、吃得丰富一点,不应受到非议。绝不能一说反对精神污染、加强思想工作,就在青年美化生活的要求上做文章。

  图为1961年10月1日,“四联”理发馆的师傅在理发。 高宏/摄   (资摘)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
主演电影《终结者:黑暗命运》以72岁高龄回归;作为好莱坞的异乡客,“名字太长”“有口音”的他一路走来靠的不是身材~~~
希望被更多关注作品,而非私人生活~~~
~~~
~~~
~~~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文娱 体育
   第06版:金融专刊
   第07版:视点 社会
   第08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旅游
   第12版:副刊·讲述
   第13版:文摘
   第14版:文摘
   第15版:文摘
   第16版:文摘
郎平 “十全十美”背后的泪水
阿诺·施瓦辛格曾经我敲开的门,都会被关上
霍建华 没有一颗想当偶像的心
古人为何爱用“斋”命名书房?
打响地雷战地道战吕正操名扬“冀中”
40年前,烫发还要开介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