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老 街

王传林
  五十、角儿都哪去啦

  耍二鬼摔跤的跟练拐子的一看这个情景,老哥儿俩一商量,干脆咱也脑门儿贴邮票——走人!

  三不管儿的东兴市场几乎没了游人。

  可也别说,唯有杆儿黄的场子例外,他把卖药糖的场子挪到了马路边儿上了,一圆黏子他就开了骂:

  “俺今个儿不骂天不骂地,俺专骂贪官和污吏!接收大员来了没几天,专收大头儿和金砖,明抢明夺没个够,还在艺人身上打算盘!平白无故地乱抓人,兵匪一家没两般!俺今个儿带着殃榜啦,俺不怕死!就是不怕死!”

  围观的人们叫好!

  不远处传来了报童的卖报声:“看报嘞!看报嘞!南市艺人无辜被抓,三不管儿市场冷冷清清……”

  在街上溜达的副官对报童喊道:“卖报的,来一张。”

  当副官打开报纸,看到有一条新闻《南市艺人罢市  乱捕艺人起风潮》,正文写道:“昨有公民龚世林致函本报谓,特一区接收大员于市商会为其举办的欢迎会上将唱堂会的艺员二十余人全部逮捕关在接收大员公馆后院,致使南市数家书茶馆无艺人献艺,门可罗雀,南市市场撂地艺人亦纷纷歇场,游人锐减……”

  副官忙向公馆跑去。

  这时的梁波涛正坐在沙发上,将两脚放在茶几上,忽听门外有人喊“报告”,他眼皮都没抬,慢条斯理地说道:“进来。”

  副官进了客厅:“军座,要坏事!您看……”说着递上了报纸。

  梁波涛接过了报纸,在副官的指点下,看到那条新闻,他气急败坏地问道:“这个龚世林是干什么的?”

  “十有八九不是真名,没地方找去。”

  “那三不管儿真的没人卖艺啦?”

  “您想啊,您把那些坤书馆、书茶馆的艺人全抓起来啦,这些书馆儿一关门儿,三不管儿就空了一半儿……”

  “你给我带人把他们都叫出来,让他们卖艺!”

  “这……这不大好吧?一家一家地拿枪逼他们,万一记者再写出一篇什么东西登报上,可就……”

  “不能把事情闹大了!”梁波涛踱着步,“上回为那辆汽车的事儿,我就挨了骂……”

  “我也是怕把事情闹大了,才跑回来报告的!”

  “你去把高九儿给我找来!快!”

  “是!”副官打了个立正,跑着出去了。

  估衣街归贾胡同翟七儿的明福茶楼,今儿的茶客很少。

  王老头儿提着鸟笼子进来了。

  韩柜头忙迎了上去:“王爷,您今儿个可够早呀!”

  “嘛王爷?我还皇上哪!”老王头儿把鸟笼子挂在了进门处从屋顶子吊下来的横竹竿儿上,“今儿个你们这儿怎么也这么冷清呢,唱玩意儿的角儿哪去啦?怎么一位没有呢?”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
●瓶外续谭~~~
~~~
●网络新词语~~~
●百草园~~~
~~~
●世相杂谈~~~
~~~
星期文库 殷墟甲骨之五~~~
~~~
●藏月偶得~~~
~~~
~~~
~~~
~~~
~~~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文娱 体育
   第06版:金融专刊
   第07版:视点 社会
   第08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旅游
   第12版:副刊·讲述
   第13版:文摘
   第14版:文摘
   第15版:文摘
   第16版:文摘
透明的心灵
暗写松槁商陈大宽
出糗效应
Plan B焦虑
昨夜留痕
散文的分量
读《易》
伊斯坦布尔印象
为何没有发出质疑
拒 绝
现代性的印模
文学之矿
老 街
曾国藩大传
敢于脆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