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瓶外续谭

暗写松槁商陈大宽

刘心武
  《金瓶梅》书里恶人宵小满纸跳动,作者揭示人性阴暗面毫不留情,但书里也有纯粹的善人形象,那就是直到九十三回才出场的王杏庵老人。故事发展到那个阶段,书里“男二号”陈经济,已经沦落成一无所有的叫花子,白天乞讨,晚上打更,众花子围着他起哄,他就通过唱曲来哭诉自己的悲催,最后用顺口溜概括他那不堪遭遇:“频年困苦痛妻亡,身上无衣口绝粮,马死奴逃房又卖,只身独自走他乡;朝依肆店求遗馔,暮宿庄园倚败墙,只有一条身后路,冷铺之中去打梆。”他这番自述实际上是美化了自己,他的妻子,西门庆的独生女儿西门大姐,分明是活活被他打得不堪忍受上吊的,他的遭罪,有罪有应得的一面。

  书里写得很有意思,清河县有个大善人,名王宣,字廷用,因为其后园有两棵杏树,所以道号杏庵居士,故事里他出现的时候,已经六十多岁,那个时代,三十岁可称半生,六十就是满寿,人过七十就古来稀了。这王善人有天在门口站立,忽然看见走来个叫花子,趴下给他磕头,慌得他还礼不迭,就问:“我的哥,你是谁呀?我老拙眼昏,不认得你。”原来那是陈经济,陈经济就说:“不瞒你老人家,小人是卖松槁陈洪儿子。”可见陈经济走上前磕头,是有所期盼的。书里前面一直没有明晰地交代陈经济的家庭出身,到这第九十三回才由他自己道出。王杏庵想了半日,想起来了,说:“你莫不是陈大宽的令郎吗?”读者这才知道,陈经济父亲陈洪又叫陈大宽(大宽应是字),原是清河县里卖松槁的商人,松槁是重要的建筑材料,可以一直卖到京城里去,所以后来陈洪一家从清河迁往京城,也是在清河县做买卖主营生药铺发了财的西门庆,与陈大宽攀亲,将女儿嫁给其子陈经济,也算门当户对了。书里前面简略交代,这陈洪在京城又是权臣杨戬的亲家。有的读者会疑惑,杨戬虽然势高权重,却是内侍出身,也就是说,是阉过的太监,太监应无生育,怎么会跟别人成为亲家?好在书里写了李瓶儿的身世,可以比照,李瓶儿的丈夫花子虚是花太监的侄子,花太监实际上是把花子虚李瓶儿视为子媳,外放带着,告老还乡更一起居住,在那个时代,这是普遍存在的现象,更有干脆把侄子或别的男子收养为儿子的,因此内侍出身的阉人会有亲家,不稀奇的。但书里没有仔细交代是陈洪的另一儿子娶了杨府的女儿(如有此种婚事也只能是娶进庶出的、容颜不佳的),还是陈洪的一个女儿嫁到了杨府(这种可能性更大),形成了这种亲家关系。好在书里具体地写了西门庆如何以所雇掌柜的韩道国的女儿韩爱姐,作为自己的干女儿,送往京城大权臣蔡京管家翟谦,去做小老婆,于是西门庆跟翟谦,也就论起亲家来,因此不必是陈洪女儿被杨府娶为正妻或续弦,只要当了小老婆,都可论亲家。这种亲家关系在常态下,可以给陈家,连带西门家,带来自傲的本钱,但如果朝廷出现政治风波,那就会受到牵连。书里写到杨戬失宠,跟杨府有关系的人士都被写入了黑名单,不仅陈洪遭殃,西门庆也赫然列于名单之上。陈经济带着西门大姐狼狈逃往清河岳父家中藏匿,西门庆也惶惶不可终日,紧闭大门龟缩,弄得说好的迎娶李瓶儿一事不加解释地拖延,以至于李瓶儿一度另嫁了蒋竹山。后来西门庆派人进京,以厚重的贿赂,才换取到将黑名单上他的名字改掉,得以脱罪。

  书里直到第九十三回才随手写出陈经济的父亲又叫陈大宽,是卖松槁的商人,这个补笔很重要,也让我们觉得,书里的人物应该有原型,否则不会出现这种文本现象。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
●瓶外续谭~~~
~~~
●网络新词语~~~
●百草园~~~
~~~
●世相杂谈~~~
~~~
星期文库 殷墟甲骨之五~~~
~~~
●藏月偶得~~~
~~~
~~~
~~~
~~~
~~~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文娱 体育
   第06版:金融专刊
   第07版:视点 社会
   第08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旅游
   第12版:副刊·讲述
   第13版:文摘
   第14版:文摘
   第15版:文摘
   第16版:文摘
透明的心灵
暗写松槁商陈大宽
出糗效应
Plan B焦虑
昨夜留痕
散文的分量
读《易》
伊斯坦布尔印象
为何没有发出质疑
拒 绝
现代性的印模
文学之矿
老 街
曾国藩大传
敢于脆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