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和安徒生握手

叶 辛
  和安徒生握手,是在布拉迪斯拉发的大街上。

  我这么说,读者一定会以为我是在说梦话。安徒生早于1875年离开人世,况且他是丹麦人,怎么可能和我在斯洛伐克的首都握手。但那却是真的。不单我走上前去和他握了手,还有各种肤色的游客主动上前去和他握手。有的人一边与他握手,一边还抚摸他的巴掌,依依不舍地不想松手。以至于人们把安徒生的手握得闪闪放光,亮晶晶的。

  我这么一说,读者就明白了——这是在和安徒生的铜像握手。

  可握这么一次手,是不那么容易的。

  上半天,我们游览斯洛伐克的首都,坐着旅游大巴先游城堡、议会大楼和老城,那都是在山上。上山下山,车子拐弯的时候,我看到中国大使馆也座落在山上一个显眼的位置。下了山来,到多瑙河边的步行街看尖顶的教堂,逛广场,观赏纪念碑的雕塑。留在我记忆中的,唯独两尊雕像尚有印象:一尊是小丑般供游人和其留影的;另一尊则有些别致,还不及人的膝盖高,有游人猜测那是管道工人的形象。导游告诉众人: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士兵趴在战壕中的塑像,为的是纪念“一战”的结束,让人们不要忘却战争带给人类的灾难。

  在结束上午旅程时,导游告诉我们,整个下午都是自由活动。她提供了两个地点给想购物的游客参考:一个远一点,另一个离我们泊船的码头很近——上岸之后,走二百米就能看见。我们几个不想购物的问:还有啥可看看的?导游答得十分干脆:仍可以来这儿逛逛啊!往这条路走去,很休闲的,还能看到童话作家安徒生的铜像。

  午休之后,我动员妻子再来逛逛这条风情街。步行了一公里半,在这条宽敞的老街上走了个遍,也没见到安徒生的铜像。初秋的太阳热辣辣的,虽然梧桐树遮下一片一片绿荫,我们还是出汗了。恰好路边有张空椅,妻子买来冰淇淋,说尝尝斯洛伐克的冷饮,看是不是比维也纳的好吃。

  正津津有味地品尝着,妻子的手臂抬起来道:“你看那是安徒生吗?”

  我定睛望去,在梧桐树浓密的树荫下,熙熙攘攘的各国游客中,一尊竖立在人丛中的铜像旁,正有两位游客,一左一右侧着脑袋端详着。

  我惊喜地站了起来,那正是我们寻觅了好一阵的安徒生铜像。

  我对他的脸太熟悉了。36年前,在贵阳郊区花溪的新华书店里,我买了一本安徒生的自传《我的一生》。书中有他的照片,有其阵列在哥本哈根博物馆的铜像。40年前的1979年,丹麦的安徒生童书展在上海举行,初始打开国门的这次展览,吸引了上海的很多读者。我也冒雨去看了展览,还得到几张安徒生的画像。故而,我能在一瞬间就认出,眼前这一尊铜像,正是安徒生。

  只是,安徒生是丹麦人——他的这一尊生动的铜像,脚背上、膝盖旁、肩头都塑有他作品中的人物,是我从来不曾见过的——怎会出现在布拉迪斯拉发的步行街呢?

  我使劲地在记忆里搜索:安徒生,一辈子喜欢旅行的安徒生,他来过斯洛伐克的布拉迪斯拉发吗?在他亲笔写下的《我的一生》中,记叙了他走过的一个个国家,游历过的一个个城市,拜访和认识的一个个各界名人,包括作曲家、歌唱家、画家、哲学家、国王、王后、大公、伯爵、作家、诗人。和他同时代的雨果、海涅、巴尔扎克、大仲巴、小仲马,他都与他们有过交往。正像他说的:“旅行成为我最好的学校……我到达的每个地方,每天都像在过节。我到处受到款待,连马里亚斯塔德小镇也不让我白白漏掉……”

  但是,他的书没有提到布拉迪斯拉发。妻子对我说:“《我的一生》是安徒生50岁时完成的自传,他活了整整70年,也许在后来的20年中,他来过斯洛伐克,受到过读者们热烈欢迎。当然,也有可能,他确实没到过布拉迪斯拉发,但这一点也不影响这里的人们喜欢他的作品。就像普希金从来没到过上海,我们上海不也曾有普希金铜像嘛!”

  我觉得妻子讲得有道理,于是走上前去,细细端详安徒生的铜像,并欣然和他握手。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
~~~
~~~
●网络新词语~~~
●历史长镜头~~~
~~~
●百草园~~~
~~~
~~~
●牛博士问道~~~
星期文库 殷墟甲骨之三~~~
~~~
~~~
~~~
~~~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文娱
   第06版:民生·社会
   第07版:评论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第11版:民生·服务
   第12版:副刊·津沽
和安徒生握手
歌声生长
晚来天欲雪
购物高手和购物低手
原大清邮政津局
童年读书记
态 度
扎 根
欢乐的节日
创 造
明义士来到中国河南
老 街
曾国藩大传
敢于脆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