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3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不文明养犬到底怎么管

制图/李晓军
  遛狗不拴绳行为很常见

  北京市朝阳区某小区附近有个小花园,每天傍晚都会有居民到此遛狗。而且,几乎都会把束犬链解开,任由狗在草坪上撒欢打闹。

  “没事儿,我家狗胆子可小了,不咬人。”

  “反正草坪上也没人,就放开狗绳让它们玩了。”

  当记者询问这些遛狗的居民为什么不用束犬链时,得到了这样的答复。

  但对于这样的说法,居住在该小区的李峰却并不认可。

  “前段时间,我回家上楼的时候,突然从楼梯上走下来了一只大狗,好像是拉布拉多犬,吓我一跳。虽然狗主人牵着,但上楼的时候迎面走来这样一只大狗,心里还是害怕啊!如果狗突然咬人,狗主人也很难在第一时间牵住。再说,不是市区不让养大狗吗?”李峰无奈地说。

  《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规定,东城区、西城区、朝阳区等市区为重点管理区。在重点管理区内,每户只准养一只犬,不得养烈性犬、大型犬。养犬人不得携犬进入市场、商店、商业街区、饭店、公园、公共绿地、学校、医院、展览馆、影剧院、体育场馆、社区公共健身场所、游乐场、候车室等公共场所;携犬出户时,应当对犬束犬链,由成年人牵领,携犬人应当携带养犬登记证,并应当避让老年人、残疾人、孕妇和儿童……对于养犬行为,《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中都有着明确规定。

  事实上,多地都出台了养犬管理规定。例如,山东济南创造性地提出“养犬积分制”、陕西西安规定3次遛狗不拴绳就会被列入黑名单。然而,这些规定取得的效果非常有限。

  规范养犬人行为是关键

  昆明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教授黎尔平认为,在分析不文明养犬行为屡禁不止的原因时,需要意识到这一现象发生的两个背景——熟人社会的缺失和小区市场化管理。

  “在熟人社会或传统的单位大院里,因为彼此间的相互熟悉,主人不敢随意让狗患发生,否则就会受到道德的谴责。熟人社会的缺失,意味着道德的约束力会大大下降。小区市场化管理的思路是罚款,人们往往认为钱是解决问题的首选方案。”黎尔平说。

  当道德的约束变得不再那么有力,法律就应该挺身而出。

  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律协副会长周世虹指出,部分养狗人缺乏公德意识和法律意识,是造成恶狗伤人、扰乱社会秩序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其根本原因则是,我国有关养犬管理的地方性法规、规范性文件法律效力层级低、处罚设置过轻、违法成本低,且存在执法力度不够、配套设施不足等问题,对违法、不文明养狗行为没有震慑力,不能起到引导、制约、规范文明合法养犬的行为。

  “一些地方养犬规定难以落地,执法资源有限和法规缺乏可操作性是主要原因。”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说。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董文蕙同样认为,不文明养狗行为、其他群体与养狗者之间冲突等现象之所以屡禁不止,根本原因正是由于缺乏明确的法律规定,虽然不少地方出台了相关规定,但基本上都只是设立义务却不涉及惩罚或惩罚力度不足。值得注意的是,在近两年关于规范养犬行为的地方立法中,“法律责任”成为重点内容。

  董文蕙认为,狗的问题其实是人的问题,解决养狗问题的关键还在于规范养犬人的行为。因此,通过明确法律责任规范养犬人行为,非常有必要。

  建议国家层面立法规范养犬行为

  在周世虹看来,对于规范养犬行为,地方立法可以起到一定作用,但仍然有局限性。

  “虽然全国部分省、市都已经制定了养犬管理条例等地方性法规、规范性文件,但因内容过于笼统、简单,缺乏可操作性,同时违反规定的责任较轻,一般只有民事赔偿和行政责任,没有也不可能设定刑事责任,加之执法不严,相关部门职能衔接不顺、配套设施、措施缺乏等,导致狗患无法根治。”周世虹说。

  周世虹建议,尽快启动立法程序,制定国家层面的养犬管理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主管部门的职责、相关社会管理、救助、防疫等部门职责以及违反职责的法律责任。

  专家认为,明确养狗人的权利和义务以及法律责任,应当成为立法时的重点内容。

  周世虹建议,可以借鉴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家的立法和执法经验,对养犬行为进行严格管理,规定养狗必须登记发证、强制佩戴约束性皮带和口套、强制注射疫苗、强制购买保险、缴纳“狗税”、禁止进入幼儿园、医院等特殊场所以及在犬只体内植入身份信息芯片进行跟踪管理等。

  董文蕙同样建议,在国家层面进行立法,将束犬链、打疫苗、办理养犬证等作为养犬人的基础义务,强制执行。

  与此同时,还要加大对于狗主人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

  “对违法养狗、造成严重后果的,不仅要求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给予行政处罚,而且要视情节轻重追究狗主人的刑事责任。”周世虹说。

  董文蕙认为,对于不文明养犬造成的事故,不仅要求养犬人承担民事责任,对造成严重后果者还要追究其刑事责任,以保障民众的生命健康安全,震慑漠视他人安全、不负责任的养犬人。

  “应当立法明确规定,家养宠物犬必须注册登记,并且每年要为狗注射一次狂犬疫苗,否则要处以高额罚款。同时,赋予政府相关部门处置违法养犬行为的权力。例如,对于没有佩戴登记证、对公众造成伤害的犬只,相关部门可以进行扑杀。”刘俊海说。(应采访对象要求,李峰为化名)

  蒲晓磊 (摘自《法制日报》)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奋力前行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廉润津沽
   第06版:民生·社会
   第07版:文娱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第11版:民生·服务
   第12版:副刊·讲述
   第13版:文摘
   第14版:文摘
   第15版:文摘
   第16版:文摘
不文明养犬到底怎么管
地方GDP将由国家统一核算
央行给“刷脸”立规矩
《现代汉语词典》出APP了
暂不将体检纳入医保
朋友圈“装修”有侵权风险
扫码时代 当心二维码骗局
外卖养老餐离我们有多远
“陪读笔记”热传 获家长点赞
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