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书房

阁楼里的书

陈汝洁
  “老爸,您是真正的藏书家!把书藏起来,自己都找不到。”女儿每每看见我翻箱倒柜找不到急用的书,就这样打趣我。

  藏书家?我可从没奢望成为藏书家。藏书能称家,那所藏的书既要有质,还得有量。这事光有眼力也不行,还得有财力。没有一掷千金的豪举,即便收得一二佳本,也难成气候。

  我存的一万多册书,绝大部分是些普通文史书。从七八岁买小人书,到后来专意买文史书,“书龄”已有四十年之久。这当然是“虚龄”。因为学生时代,余钱无多,只能尽量节省家长给的生活费,零打碎敲,买点喜欢的书。真正买书,还是在参加工作以后,手头略为宽余,才敢稍稍随意买书。所以我的存书,差不多是近二十年来所聚。

  一万多册存书,称不上藏书家,但作为家庭藏书来说,已不算小数目,住房能容下这些书更是问题。前几年,买多层无电梯的新房,按理说随着年龄增大,楼层应选得低一点,方便上下。可是,为了存下那些费尽辛苦淘来的书,我还是选了五层带阁楼的顶层房,将一百多平方米的阁楼装修成书房。

  阁楼冬冷夏热,不太适合在里面读书,但存书还是挺合适。所以,我虽然将阁楼命名为书房,却并非读书之房,仅是存书之房。有朋友建议说,既然不在里面读书,那可称作书库。“书库”未免有些太夸张。我虽然说不出多大容积可称“书库”,但我知道敝乡贤王渔洋的藏书楼称作“池北书库”,里面存了众多宋元珍本,朱彝尊还为他写过《池北书库记》。我这小小阁楼,岂敢妄称“书库”?

  阁楼上虽没宋椠元刊,总该存了些不错的书吧?这倒说得是。多年来,我热衷搜集与清初诗人赵执信(号秋谷)相关的著作,算是有点专题收藏的意思。其中,有两部书值得一表。一为讷斋抄本《秋谷诗集》,凡四卷,抄工颇精,未见著录。此书与赵执信家刻本《饴山诗集》相校,有59首诗不存于家刻本。这59首诗是研究赵执信青年时期生平、交游和诗歌创作的重要文献,我把它整理出来,发表在《山东·博山赵执信与清诗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中,《中国文学年鉴》(2012年卷)刊载的本次会议报道中,专门提及这些新发现。另一部是《赵秋谷全史鉴略》抄本,也是未见著录的稀见之本。我存的这部是著名戏曲研究家杜璟旧藏。此书虽是一部蒙学书,但此前专门研究赵执信的学者均未见及,所以我把它整理出来,刊入拙作《赵执信研究丛稿》中。数年之后,《山东文献集成》据山东省委党校图书馆所藏,影印了这部书,这是目前所知的第二部抄本。

  我也深知“书非借不能读”的道理,然而僻处小县,业余做这样的专题研究,如此稀见的资料,到哪里去借?所以还得自己买。物聚于所好,但愿再过二十年,我的藏书更多些、更好些,也许能建成一两个专题小书库。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文娱
   第06版:民生·社会
   第07版:视点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11版:今晚读者
   第12版:副刊·读吧
阁楼里的书
“不借”
平襟亚自揭“骗局”
苏文纨是里昂大学博士
让机器帮你读书
有书陪伴人不孤
方志和“深度游”
读蒙田需要“头痛”
书 感
“诗圣”与“诗史”
广告
分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