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海市折映紫竹林街景

吴裕成
  那日,画家植物学家陆文郁为采集标本,出津城南行,过了王兰庄。但觉视野开阔,一片平阳,细草嫩黄,远接天际。惊喜忽从天边来,东方地平线上晴云凝缩,变化为楼房街市,“通明朗澈,久乃益真,竟若华盛顿之长衢,崩碑邑(庞培)之古殿,景物俨然,几疑天空之中复有世界”。十七年后,陆文郁回忆这次经历:“宣统三年(1911)四月二十七日之晨,一见海市。”

  海市,乾隆《宁河县志》记为“海城”,并说此即司马迁《天官书》所谓“海旁蜃气象楼台,广野气成宫阙”,宁河偶于朝曦初上时见之。有时,天上的幻景城垣高十多丈,城门洞开,步行、骑马、坐轿子,行人熙攘。城中或朱门广厦,或茅檐蓬户,炊烟袅袅。县志记,远来者见此而惊骇,对当地人来说则“岁或三四见,不足怪”。

  倒是那海城景象折映于何方,令人猜想——或许是津门?陆文郁对于王兰庄的海市,也有联想,他写道:“以其若欧式建筑,余意以为系紫竹林某街所映。”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文娱
   第07版:评论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第11版:民生·服务
   第12版:副刊·津沽
学术知音
在舅舅家看电视
海市折映紫竹林街景
“永”字凉席
萧闲园的《阁帖》
张志宽的“外号”趣闻
关注“津味” 读懂天津
卖估衣
聂士成殉难处
“藥”味何来
严嵩与独乐寺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