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在舅舅家看电视

贵 翔
  前不久,《新闻联播》的“新中国的第一”栏目介绍了由天津研制成功的中国第一台黑白电视机。这让我想起了儿时在舅舅家看电视的往事。

  舅舅家的那台黑白电视机虽是上世纪60年代末购置的,但绝对与“华夏第一屏”是一个系列。四四方方的木质机壳,绿灰色的荧光屏下方是调试画面效果的几个旋钮,而负责调换频道的“机关”却在电视机侧面——是一个与水暖管道阀门开关近似的大扳手。

  那时候家里有台电视机与如今有私人飞机一样令人羡慕。我作为一名学龄前儿童虽不懂得炫耀,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受益者。那段时间,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只要舅舅家的电视机开着,我便是忠实的观众。

  那时的电视频道很少,电视节目的可选择性也不大,但确实让我开了眼界,丰富了童年生活。回忆起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电视节目大致可分为三类:一类是故事片,一类是体育转播,还有一类是节日的游园联欢会。

  先说故事片,那时由于电视普及率不高,明天准备在全市上映的故事片,今晚必在电视里播放——这在如今是完全不可能的。因此,那时新上映的电影我都是先睹为快。除了《红雨》《春苗》《向阳院的故事》等国产片,还有《海岸风雷》《第八个是铜像》《多瑙河之波》《勇敢的米哈伊》等外国影片,尤其是朝鲜影片看得最多,《看不见的战线》《原形毕露》《摘苹果的时候》《劳动家庭》等等。像《看不见的战线》中特务头子给弹钢琴的女特务从门缝送指令、放剧毒药品,这些镜头我记忆犹新。

  再说说体育比赛,舅舅是个体育迷,凡是转播的体育赛事他必看。跟舅舅一起看体育比赛直播,让我既欣赏到足球、篮球、乒乓球以及游泳、滑冰等体育比赛的盛况,还了解了各类比赛的规则和国内许多的优秀运动员。譬如,足球、篮球比赛每场的时间,什么是足球的越位,什么是篮球的走步,还有乒乓球每局的比分等等。著名运动员方面,我在电视里看到了第33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荣获男子团体冠军的场面,知道了梁戈亮、许绍发和陆元盛。尤其对横握球拍打削球的梁戈亮印象最深。另外,当时的天津足球队是国内的强队,尤其擅长与来访的外国队较量,并且每战必胜。通过看电视直播,我看到了门将张业福的精彩扑救,周宝刚的凶猛铲断,以及翟良田的快速突破。

  最后说说游园联欢会。那时每逢五一、十一等节日,在北京的中山公园、劳动人民文化宫都要举办盛大的游园联欢会,党和国家领导人与民同乐,分别参加联欢活动,电视台负责转播。记得有年五一劳动节的游园联欢会转播中,我看到了朱德委员长与群众一起观看歌舞表演的场面。天津也有类似的联欢活动,记得曾在转播中看到过女中音关牧村的演出,她当时还是一机局钢锉厂的业余演员,衣着非常朴素,一曲《打起手鼓唱起歌》赢得观众的热烈掌声。

  如今,年近九旬的舅舅和携手共度钻石婚的老伴儿早就看上了更加清晰的大屏幕彩电,但那台电子管的老电视,依然摆放在舅舅的卧室里。每次看到它,都能让我想起童年,想起天津的辉煌!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文娱
   第07版:评论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第11版:民生·服务
   第12版:副刊·津沽
学术知音
在舅舅家看电视
海市折映紫竹林街景
“永”字凉席
萧闲园的《阁帖》
张志宽的“外号”趣闻
关注“津味” 读懂天津
卖估衣
聂士成殉难处
“藥”味何来
严嵩与独乐寺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