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学术知音

孙玉蓉
  1980年春,南开大学教授来新夏(1923—2014)与天津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涂宗涛(1925—2018,1950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在武汉召开的中国历史文献研究会上相识,一见如故。

  不久,涂宗涛以自写书话《苹楼一隅藏书题记》,请来新夏题字,来先生从中获知“原来他的博学之源乃在于藏书之富”,于是,在《读后题识》中说:“蜀中涂子宗涛,夙所仰慕而未获一面,今春遇于汉渚文献会,交谈甚欢。归津后,又频有往还。论学切磋,见其无大言高论,惟孜孜以求实。于是相知益深,而喜得多闻友也。”他对涂先生的“好学之笃,用力之勤”颇多称道,并约定待到涂先生的书话写作“案头盈尺,付之枣梨,则将继艺风、藏园而起,为向歆之学增一新声”时,他愿意“再题其后”。二十余年后,涂先生的《苹楼藏书琐谈》编集成书,诚请来先生践约。2007年3月4日,丁亥上元节,来先生完成《〈苹楼藏书琐谈〉序言》,谈及二人相知始末及涂先生的治学特色。

  1981年,中华书局出版来新夏的新著《古典目录学浅说》,素有同好的涂宗涛在评介文章中,称“它是一本指引治学门径的好书”。

  20世纪90年代初,应来新夏邀请,涂宗涛为其主编的“中华幼学文库”中的五本不同的《三字经》进行点校,并撰写前言,详述《三字经》成书的历史、历久不衰的原因以及在海内外的影响。他以一丝不苟的治学精神,查阅有关文献,改正了数十处原书中的误字与误注。1995年9月,该书由南开大学出版社出版。

  1993年2月,南开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来新夏祖父的遗著《汉文典》注释精装本,涂宗涛获赠并阅读该书后,撰写了《至今光芒不掩的〈汉文典〉》一文,除对该书做出评价外,还对来氏祖孙给予称道:“裕恂公潜研经史诸子,兼擅诗文骈俪,曾游学东瀛,执教于横滨中华学校,可谓学通中外,著述宏富,为一代名流;而新夏兄复为名教授,桃李盈门,著作等身,家学渊源,箕裘克绍,祖孙后先辉映,亦学术界一佳话也。”

  1997年6月,来新夏在上世纪80年代出版的《林则徐年谱》及“增订本”的基础上,加以订补扩充的新著《林则徐年谱新编》由南开大学出版社出版。涂宗涛为此撰写了《欢庆香港回归谱〈新编〉——评〈林则徐年谱新编〉》一文,称该书“资料丰富而又翔实可信”,且具有“编著者的独到史识”。

  斗转星移,友情益笃。2002年,为庆祝来新夏八十华诞,涂宗涛撰写了《作为文献学家的邃谷老人》,写到来先生在历史文献学几个主要方面做出的可贵贡献,他说:“邃谷老人在文史领域取得了多方面学术成就,仅就历史文献学而论,也是卓然名家,其治学精神和严谨学风,都是值得学习的。”

  来新夏著《近三百年人物年谱知见录》初版于1983年,深受学界的欢迎与好评。但是,来先生仍坚持不懈对该书进行增补与修订。2010年,中华书局出版增订本,全书由56万字增至110余万字。涂宗涛称“这是一部传世之作”“是一部既有学术性又有实用性的工具书”“是到今为止著录年谱最多的书目提要”。

  2014年春,得知来新夏先生仙逝的消息后,涂先生把痛失老友的心情写入挽联:“讣音催老泪,痛失平生一知己;著作等贤身,熟谙古今万卷书。”

  敬谨祝愿两位老先生的治学精神继续在津门薪火相传。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文娱
   第07版:评论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第11版:民生·服务
   第12版:副刊·津沽
学术知音
在舅舅家看电视
海市折映紫竹林街景
“永”字凉席
萧闲园的《阁帖》
张志宽的“外号”趣闻
关注“津味” 读懂天津
卖估衣
聂士成殉难处
“藥”味何来
严嵩与独乐寺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