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鬼 亲

王传林
  六十五、父子不能相认

  晓翠芳离开周宅的时候,觉得自己没脸见人,暗暗吞了大烟泡儿,抢救已经来不及了。

  韩世元见怀里儿子嗷嗷待哺,便抱着孩子在周边村子求人给口奶吃。正好有了刘姓小财主嫌弃自己生的闺女,给溺死了,一听韩世元弄个没满月的胖小子正没辙,想占个便宜,于是找到世元:“你这个事儿全传遍了!你小子要是有志气,把你怀里儿子给我,入我家宗谱,你再上王口镇找周老五要你那个儿子去,我让我媳妇把两个孩子都给你奶大了,你得一个儿子,我得一个儿子,多好,干不干?”

  韩世元不能眼看着怀里孩子饿死,还能说什么呢?但是,要那个孩子,世元也知道不可能。

  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过了不到两年,王口闹土匪,周家被抢了个精光,一夜之间,这个恶魔成了穷光蛋。

  在天津的周佩珊闻讯后,赶回家乡,从周老五那儿要走了那个男孩儿,收为自己的养子,这孩子就是周鸣天,正是韩世元的亲生骨肉。

  周佩珊没有对这个幼小的生命下毒手,而是用他来报复韩世元!

  为了自己的亲生骨肉,韩世元屈服了,跑到天津三不管儿,跪在周佩珊脚下服了软,求周老板赏口饭吃。

  这时的周佩珊为了在梨园行扩大自己的势力,自办了一个“佩珊班”,收了一批孩子坐科学戏。他也知道世元的本事,让世元当教习。

  一晃近十年,周鸣天十岁时,周佩珊把养子送到班里学戏,他冷笑着对韩世元说:“我把我儿子交给你学戏,你知道该怎么教他!”

  韩世元憋着一口气,他对这个徒弟严厉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周佩珊虽然对这孩子特别好,但是,鸣天对养父毫无感情,因为周佩珊既不让他念书,也不让他到园子看戏,所以他入班后,显得呆头呆脑,不如那些孩子嘴巧。

  老年头儿,教戏全凭口传心授。有一次,韩世元教鸣天《探母》中杨延辉的四句流水板,鸣天学了十多遍还是荒腔走调,韩世元抡开了胳膊左右开弓打孩子嘴巴,当时鸣天才十一岁,被打得满嘴是血,还不敢,也不能哭出声儿来。

  打完了,罚他在院子里站桩,虽说是春天,不冷不热,站的工夫长了也是两腿发麻。

  可是到了晚上,又出现怪事,韩世元没有到专供教习休息的房子去睡,而睡在了大通炕上,挤在了孩子们中间,紧紧地把鸣天搂在怀里,老泪横流:“孩子呀,师父是手狠了点儿,可……可师父是……是恨铁不成钢呀!要不把你教出来我对不起你……你那……”

  说到这儿,韩世元把他搂得更紧了,可是,周鸣天并不知道,师父到底为什么哭。

  更令周鸣天不解的事,还在后面……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文娱
   第07版:评论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第11版:民生·服务
   第12版:副刊·津沽
酷 报
民间的道德自律
休闲经济与休息权
纳尔逊与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
欲 望
自刀选手
希 望
细算月钱:“红楼”也有“月光族”
别样的色彩
鬼 亲
走出“心震”带
不同的音调:自闭症的故事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