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别样的色彩

落雪飞花
  克洛德·西蒙说:“我是个艰涩、乏味、难读、令人困惑的作家。”

  西蒙年轻时学过绘画,还自愿参加过西班牙保卫共和的内战。二战爆发后,应征入伍的法军骑兵团士兵西蒙在一次溃败中受伤,成为德军俘虏,被关押五个月,又成功越狱,参加地下抵抗运动。 1946年,离开巴黎主流文坛的西蒙定居比利牛斯山,边种葡萄,边写小说。

  西蒙很早即声称“传统小说的形式已经死亡”,甚至一度觉得,逗号和句号都是些“骗人的习俗”,让人难受。1982年,西蒙在纽约大学举办的一次“新小说学术讨论会”上坦言:我对文化只做过十分肤浅的涉猎。

  西蒙获得1985年诺贝尔文学奖,举世惊诧,连很多法国人也不知其为“何方神圣”。小说家辛格在听到这个消息时,一脸茫然:“谁啊这是?男的还是女的?”

  “叙述无序、时空交错、飘忽变换,呈现出一种多层次,多维度的画面感,似意识流,也似蒙太奇。”这就是西蒙“新小说”呈现的风貌。1987年,漓江出版社出版的《弗兰德公路》是最早进入中国读者视野的西蒙代表作。译者林秀清在序言中写道:“这部小说对法国读者来说也是费力难读的,何况习惯于阅读‘有头有尾的故事’的我国读者。”迫不得已,林秀清“尽可能按照原文直译,一方面采用了一些必要的标点符号,并标明第三人称或第一人称所指,同时将大量的现在分词译为动词,把一些有时长达一两页的句子变为短句”。

  任何艺术形式的发展都有赖于探索、创新。西蒙一生创作颇丰,其作品颇让读者费解,却为文学史增添了别样的色彩。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文娱
   第07版:评论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第11版:民生·服务
   第12版:副刊·津沽
酷 报
民间的道德自律
休闲经济与休息权
纳尔逊与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
欲 望
自刀选手
希 望
细算月钱:“红楼”也有“月光族”
别样的色彩
鬼 亲
走出“心震”带
不同的音调:自闭症的故事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