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民间的道德自律

陈世旭
  偶看电视剧《破冰行动》,里面有一个被追杀的人物在临死前对杀害他的罪犯说:人在做,天在看。很自然地让我想起清代叶存仁的一首诗,他为官三十余载,甘于淡泊,毫不苟取。离任时,僚属们趁夜晚用一叶扁舟送来临别馈赠,他即兴赋诗一首以拒绝馈赠:明月清风夜半时,扁舟相送故迟迟;感君情重还君赠,不畏人知畏天知。

  古代人因为信仰神灵,如果遇到某方面不如意,就会到相应的祭庙中叩拜。说是“举案三尺有神明”。这里“举”是抬头向上的意思,“案”是摆放香火的供桌。原意是指神明在供桌上面三尺的地方看着你,如果你虔诚祈祷供奉的话,神明会显灵帮助你。

  后来出现了引申义,表示无论你在什么地方做任何事,你头上三尺地方的神明都会看得清清楚楚,所以任何人不要以为没有人在旁边就做坏事。所以,后来又有了“举头三尺有神明”“抬头三尺有神灵”“人可欺天不可欺”等等说法,都是劝善规过的意思。

  言而总之,就是让人时时刻刻检讨自己的起心动念、所作所为,要止恶行善,不要做违背良心的事。这些说法,到了民间,渐渐成为一种道德约束。

  我曾经有机会到广东省的惠东平海半岛,走访古村落。莲花山脉狮头岭下,整洁的村容,古朴的古围屋,宁静的范和港,让人沉醉于悠长古风之中。

  始建于元末明初的范和村,古称“饭萝岗”——有地貌与饭萝颇为相似的原因,应该也有富庶之地的自豪:坐拥良港,海产丰富;海陆要地,商贾活跃。作为一个移民村落,姓氏复杂,人口众多。从明末至清初,再至乾嘉时期,外地慕名迁来者越来越多,屡现人口高峰。至一九四九年前夕,已有四十一个姓氏的九十支分系于此聚居。20世纪50年代末,增加到五十个姓氏,户籍人口不断增加,广府、福佬、客家三大民系汇流,达到一万二千余人,成为闻名遐迩的万人村。

  走进范和村,各姓氏祠堂精美的石雕、木雕、壁画、牌匾,散发着古老的气息;古围屋、城隍庙、圣旨牌匾、哥特式教堂、城堡式布局的族群居室,民国始建的西式教学楼、明清留下的城隍庙戏台、水仙爷戏台……至今保存完好,人文底蕴深厚,充满历史韵味。

  惠东文联主席轻声地给我讲着古村悠远的故事。其中两个故事使我深受感动。

  一个是献身故事。某年一外地风水师背着父母骸骨择地安葬,选中了范和。葬后贴上符咒以保万世无虞——却给当地带来了灾难,需要有人揭去符咒,代价是包括自己在内全家遭难,香火断绝。当地一庙祝挺身而出,说自己孤身一人,无所牵挂,决然揭去符咒,从容赴死。范和则从此安享太平富庶。

  一个是报应故事。当地风水之佳,有“七叶一枝花”之说,即可出七位举人一位探花。某书生天资聪颖,又读书刻苦,本可高中探花,不意中举后,一大户请他代写休书,因其妻是当地有名的贤良妇人,书生初不答应,但经不起聘金一再加码的诱惑,终于动笔;最后,丢了探花的大好前程。

  两个故事,讲的是一个道理:人决不可以以损人而利己。一旦损人,再好的风水也保佑不了你;只求利己,失去的也许更多。

  古村依山面海,纯粹而干净。古村的人们,对这一类的传说深信不疑,一代一代口口相传。我对古旧的东西,总有一种偏执的怀疑。但这一次,作为一个过客,我脑子里闪烁着的,却是某种飘忽的却又隐约可见的念头:人们守护的,是一种良知。这种良知,与尊卑无关,与贫富无关,而是一种维系民间内在秩序的力量?我久久没有想明白。但不管怎样,对于一个在浑浊中呆得太久的人,都不失为一种精神的指引。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文娱
   第07版:评论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第11版:民生·服务
   第12版:副刊·津沽
酷 报
民间的道德自律
休闲经济与休息权
纳尔逊与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
欲 望
自刀选手
希 望
细算月钱:“红楼”也有“月光族”
别样的色彩
鬼 亲
走出“心震”带
不同的音调:自闭症的故事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