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琥珀湾和鹿角森林

林梅朵 著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五十四、七彩火花

  一诺接过知义递过来的绸帕,又拿出两枚绿莹莹的梅花锭说:“这两枚也给你,以防万一,但愿知义哥哥永远用不到它。”知义看着她清澈的大眼睛,出了神。公主催促道:“发什么呆?拿着啊!”知义低头一笑,接过来刚要道谢,忽听林外传来一阵歌声。

  原来,邢七尺正在林外空地上耕种,与桐在一旁唱歌给他听。一曲歌完,与桐掏出一条手帕,嗔怪道:“七哥就不能歇一歇?看你一头的汗!”说着替他擦汗珠。邢七尺“嘿嘿”笑着,停下手中活计,深情地看着与桐。

  一诺捏紧了手里的绸帕,看着天边晚霞,一群鸟儿正迎着夕阳飞过,画面美得像一幅画,时间似乎被定住了,一分一秒都那么美好。她偷眼看了知义一眼,哪知知义也正偷眼看她。

  正在这时,哼虎跑过来喊道:“殿下,曹先生找你呢!快走,快走!”知义轻轻拉了下一诺的袖子说:“走吧,去看看曹大哥那里有什么事情。”他们回到村里时,天色已暗了下来。村民们正把柴草堆到一起,凑成一座小山样的柴草堆。曹胤轩正招呼大家将一些鱼、红薯、嫩玉米,以及打来的野味等物串在松枝上。嗨豹掏出火镰点燃柴草堆,火苗登时蹿起老高,将人们的笑脸映得通红。孩子们围着火堆追逐打闹,大人们喜笑颜开,将食物在火上烤熟。

  柳婶举着一串小鱼干,问旁边一位老婆婆:“你老人家绣的那件黑棉袄呢?”婆婆将鬓边白发绾了一绾,翻烤着一根玉米,笑着说:“收起来啦,我还想多活几年呢!提那个干啥,难道烤鱼烤玉米不好吃么?”柳婶笑了。

  大家正准备开启庆祝会,忽然听见天上一声霹雳,抬头一看,七彩火花四溅,把墨海一样的夜空映得十分绚烂。嗨豹纳闷地看着哼虎:“谁?谁在给我们助兴?”哼虎推了他一把:“你问我?我去问谁!”一诺看着天上细碎的光影沉默不语。知义幽幽地说:“是凤凰,她把灵珀毁掉了。”

  哼虎嗨豹都一惊,曹胤轩叹了口气说:“也好,那块灵珀的威力越来越大,留着终究是危险的。种子老人也正是此意。”

  怜儿拽着可儿的衣角,嘴里喃喃地说:“妈妈,妈妈……”可儿爱怜地摸着妹妹的头发,告诉她:“那不是妈妈,那只是一块琥珀。我们的妈妈已经……”“哥哥,我知道。”怜儿眨巴着一对黑眼珠儿,“妈妈不在了,不过,我还有哥哥呀!”可儿悬着的一颗心落回肚子里。一诺蹲下身子说:“怜儿不但有哥哥,还有姐姐呀!”“嗯!”怜儿使劲点着头。小茯苓也凑过来嘻嘻笑着说:“不但有姐姐,你还有妹妹呀!”怜儿也笑了。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专刊
   第06版:文娱 社会
   第07版:视点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第11版:民生·服务
   第12版:副刊·讲述
   第13版:文摘
   第14版:文摘
   第15版:文摘
   第16版:文摘
文艺青年申寿生
韩爱姐瞎守节
环境库兹涅茨曲线
焦 虑
乐 饮
全村的希望
两颗百武彗星
不好看
好了伤疤忘了疼
缺 席
鬼 亲
琥珀湾和鹿角森林
如何正确吵架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