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鬼 亲

王传林
  三十二、真的是亲兄弟

  年轻人还没回话,他身后有人说话了,那声音像铜钟似的:“你们这些不开眼的,这位先生是‘瑾疏堂’的二少爷,是少东家,特意打天津回来给二奶奶办寿的,你们敢在这儿无礼?”

  胖“和尚”斜着眼看这人:“嘿,听你这腔调儿,准是个唱戏的吧?”

  说话的真是唱戏的——周鸣天。他对这些闹事的人说:“别废话了,还不快走!”

  克俭把这些闹事的打发了,刘长吉放下勺子,向克俭跟鸣天道谢:“二位先生,谢谢啦!”

  “我说掌柜的,听口音,你是西边儿的人吧?”一直在旁边看着的韩世元突然盯着刘长吉问道,他是早上带着鸣天遛早喊嗓子回来路过这儿,发现眼前的刘长吉身上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

  “您再细听听,俺这口音不是本地口音,能是哪儿的口音呢?”刘长吉惊奇地看着韩世元,“大伯,您认错人了吧?”

  “我没认错你!”韩世元却十分激动地盯着刘长吉,“我知道你姓刘,是随你爹妈打静海来到这儿的。我没说错吧?”

  “大伯,您怎么知道的?俺是姓刘,叫刘长吉,俺爹过世了,俺是静海子牙西边儿的。俺爹没等到叶落归根就……”刘长吉睁大了眼睛,他不但因为韩世元说出了自己的身世而惊奇,还发现了刚才为自己打抱不平的年轻人长得与自己很像。

  这时,食客中有人说了一声:“嘎巴菜刘,你准是和这位小哥儿是亲哥俩儿!长得太像了!”人们听了这话,看看刘长吉,又看看周鸣天,议论起来。

  在人们的议论声中,韩世元微微发抖,他脸上的皱纹也在抖动。在心里,他向亡妻叨咕着:这应该就是咱们的孩子,你就放心吧!咱俩孩子都长大成人了!他紧紧地咬着嘴唇,两眼发直,精神恍惚,有点站立不稳。

  “师父,您怎么啦?”周鸣天忙扶住了老韩的胳膊,见师父全身发抖,嘴唇直颤,忙抱住他,急切地喊道,“师父,您说话呀!”

  “大伯,您身子不舒服吧?”刘长吉也忙赶过来,搀住了韩世元,“您快坐下,俺给您盛碗浆子吧,您喝几口,压压心火,兴许管用。”

  “周老板,快扶韩老先生回去吧!”一直不动声色的克俭,此时看到韩世元那痛苦的表情,当然清楚一切。显然,廉仲山的话不假,眼前的这俩人就是一母同胞,是韩世元的骨肉。可见世上的事情,真的是让人意想不到。

  他又想到了自己和亲娘的身世,想到了那天在西院受二婶子的戏弄,心里也不是滋味。他刚想对韩世元说几句安慰话,突然从四面钟西边儿传来了“砰砰”两声枪响,在这清晨的小镇上,十分刺耳……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专刊
   第06版:文娱 社会
   第07版:视点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第11版:民生·服务
   第12版:副刊·讲述
   第13版:文摘
   第14版:文摘
   第15版:文摘
   第16版:文摘
文艺青年申寿生
韩爱姐瞎守节
环境库兹涅茨曲线
焦 虑
乐 饮
全村的希望
两颗百武彗星
不好看
好了伤疤忘了疼
缺 席
鬼 亲
琥珀湾和鹿角森林
如何正确吵架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