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瓶外续谭

韩爱姐瞎守节

刘心武
  韩道国王六儿的女儿韩爱姐到了临清码头谢家大酒楼,与陈经济一见钟情,陈经济呢,不过把她当成妓女,绝无给她名分之想。但陈经济被张胜杀了之后,并无名分的韩爱姐却跑到永福寺陈经济的坟上去哀哭欲绝,正好遇到佯称陈经济姐姐的庞春梅和陈经济的正牌妻子葛翠屏也去上坟,在那种情况下,韩爱姐竟宣称她再不回父母处了,要跟着庞春梅到守备府去,陪伴葛翠屏,给陈经济守节。这是一个再荒谬不过的想法,但书里却写庞春梅和葛翠屏都接受了韩爱姐,韩爱姐也就真的告别了父母,去到守备府里,与葛翠屏姐妹相称,正儿八经地做起“节妇”来。

  这是《金瓶梅》书里最令读者咋舌称奇的一个情节。因为在封建社会里,虽然以儒家的一套伦理道德控制社会,皇家官府都提倡寡妇守节,当地口碑好的,还会加以旌表,最优秀的,会给其人立贞节牌坊,以为妇人楷模,但是,你守节,需要有正式的名分,男人死后,正妻、妾(姨娘,小老婆)都有资格守节,丫头包括通房大丫头,都是没有资格为其守节的,至于情妇、娼妓,当然就更上不了台盘,提出自己要为情夫、嫖客“守节”,那本应成为一桩笑话的。《金瓶梅》之后约二百年,出现了《红楼梦》,《红楼梦》后四十回,不是曹雪芹原笔,是别人续写的,里面最后一回写袭人的结局,自身的情节逻辑还是合情合理的,写得知贾宝玉科举考试考中后不回府,随和尚出家去了,已嫁给贾宝玉作正妻的薛宝钗当然要给宝玉守节,袭人怎么办?如果她此前已经有了姨娘的名分,自然可以同宝钗一起为宝玉守节,但她虽然被王夫人内定为准姨娘,毕竟没有公开地正过名,府主贾政根本不知道此事,而且公开表示过对袭人这个名字的厌恶,王夫人的内定,完全是暗箱操作。续书者就细写袭人的生存困境,她本是与宝玉有身体关系的,又迈入了准姨娘门槛,宝钗跟她有共同语言,待她很好,她是极愿陪伴宝钗给宝玉守节的,但思来想去,毕竟“妾身未分明”,这样死赖着不走,招人耻笑,自身尴尬,于是终于“抱琵琶另上别船”,去嫁给了蒋玉菡,续书者还引用“千古艰难惟一死”的诗句,讥讽她怎么那么怕死,不为宝玉殉了。《红楼梦》晚于《金瓶梅》二百年,尚且强调妇女守节需要名分,那么,《金瓶梅》所表现的,托言宋朝实际明朝的时候,韩爱姐这样没有名分,名不正言不顺地去给陈经济守节,确实太惊世骇俗。

  韩爱姐是作为西门庆干女儿,正式嫁到东京大权臣蔡京府大管家翟谦为妾的,她之所以随父母出现在谢家大酒楼,是因为皇帝惩治了蔡京,翟谦也连带被惩治,应该也死掉了,才慌乱从东京逃回老家的。按理说韩爱姐如果是想恪守封建礼教,她大可为翟谦守节。显然,韩爱姐是“打着贞节旗号反贞节”,估计她在翟谦身边,只受蹂躏,并没有尝到过爱情滋味,到了临清,尽管陈经济是个渣男,但她对陈的前史并不清楚,毕竟这个男人让她尝到了男欢女爱的真趣,因此,她的“守节”,实际上是守护自己的爱情自由,是一种对封建礼教的隐性反抗。后来守备战死,春梅恶死,葛翠屏被娘家接走,金兵攻入清河,她一路逃难,在荒村野店与叔叔韩二遇合,结伴到湖州去寻觅父母。那时父母所投靠的何官人和她父亲先后死掉,母亲又与韩二结为夫妇,劝她嫁人,坚决不从,自己刺瞎双目,削发为尼,那真是在为陈经济守节么?韩爱姐瞎守节的情节,实在耐人寻味。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专刊
   第06版:文娱 社会
   第07版:视点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第11版:民生·服务
   第12版:副刊·讲述
   第13版:文摘
   第14版:文摘
   第15版:文摘
   第16版:文摘
文艺青年申寿生
韩爱姐瞎守节
环境库兹涅茨曲线
焦 虑
乐 饮
全村的希望
两颗百武彗星
不好看
好了伤疤忘了疼
缺 席
鬼 亲
琥珀湾和鹿角森林
如何正确吵架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