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为了追求刺激、满足猎奇的心理,某些任性的旅游者一次次制造险情,令消防、旅游管理等部门出动大量人力、物力相救

有偿救援能否阻止任性“驴友”

本报记者 李吉森
  暑假到来,各种旅游活动渐渐进入旺季。近年来,在旅游者中出现了一类特殊人群,他们经常带着帐篷、睡袋,进行野营、徒步、骑行等户外运动和自主旅游活动,而且大部分时间都活跃在深山野林和人迹罕至的地方。

  “驴友”一词给他们带来了荣耀,他们去了别人没去或者不敢去的地方,在朋友圈发布几张照片就能引来网友们一片点赞。为了满足自己的挑战欲和征服欲,他们违反一些景区、自然保护区的规定,故意到危险的地方寻求惊险和刺激。有的“驴友”被困在深山中,报警求助后,本着“生命至上”的原则,当地公安、消防、卫生、景区管委会甚至民间救援队纷纷出动,展开救援行动。

  “驴友”将探险变成了冒险,而公共资源却一直在为他们不负责任的行为买单。6月底,黄山风景区向一名任性游客王某开出了救援费用3206元的账单,要求他必须承担个人应该承担的部分;而这3206元,在整个救援费用15227元中仅占20%左右。当前,也只有黄山、稻城亚丁等少部分景区公布了有偿救援的规定,全国其他大部分区域和景区,并没有出台有偿救援的相关规定,“驴友”被困后,相关部门仍是免费救援。

  游客被困不断上演

  黄山首例有偿救援就来自一起游客被困事件。6月1日,王某未购票翻越铁丝网进入黄山风景区的未开发、未开放区域。当日13时28分,王某在景区遇险被困,请求救援。黄山风景区公安局指挥中心接警后,景区救援大队立即启动救援预案,利用技术手段初步确定游客被困区域,遂就近集结人员开展搜救。一组救援人员在黄山朱砂峰的东侧斜坡上发现了王某。

  在救援过程中,景区管委会组织近30人参与救援,历时7小时5分钟将王某安全救出。据了解,近5年来,黄山风景区每年救援救助约400起,仅2017年一年,就总共组织实施各类救援483起。

  除了知名景点黄山外,全国其他景区也屡次出现游客被困事件。今年6月16日,60名探险者相约到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县十二峰附近登山,其中59人在上山时被困。当天17时许,他们拨打电话求助,永嘉消防大队派出多组救援力量进山搜救,当地公安、民间救援力量和群众也陆续参与救援。历经7个小时,最终在当日23时55分,将全部被困人员救助到安全区域。

  而天津蓟州区近年来也多次发生游客被困深山事件。今年5月11日21时10分左右,蓟州消防救援支队下营中队接到警情,报告有13名“驴友”被困在蓟州区下营镇东山村的山上,下营中队立即出动两部消防车、14名指战员赶赴现场进行救助。通过与报警人联系后得知,这13名游客于当天13时左右从下营的东山出发,向古长城遗址烽火台方向前行,在徒步5个小时后,于18时左右迷失方向。当日23时40分,搜寻小组终于找到了13名被困游客,并于次日0时40分左右成功将被困人员顺利送下山。

  蓟州蓝天救援队的一组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该救援队共参与深山救援行动80多次,平均每年达15次以上。在暑期旅游旺季,一个月会发生好几起游客被困深山的事件。在蓟州与河北、北京的交界处,有大面积的深山,是户外探险者的理想目的地,再加上有野长城等值得探索的景点,每年都会吸引大批“驴友”前来探险,这给救援队和消防部门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6月底,在蓟州梨木台附近,三位老人结伴到深山旅游,其中一位老人比较任性,坚持不按原路返回,要自己寻找回到住宿点的路,结果迷失在深山中。另两位老人报警后,蓟州蓝天救援队组织了当地40多人的队伍参与搜寻,历时40多个小时才将这位走失的老人找到。

  将探险变成冒险

  户外探险爱好者秦东(化名)也是一名“驴友”,经常参与深山穿越活动。5年前的7月,他在大三的暑假,看到有人在网上组织野长城穿越活动,就带上装备出发了。这次活动的地点在北京怀柔,16名“驴友”从全国各地聚集到北京,大部分是在校的大学生。穿越活动分为两队,秦东被选为其中一队的队长。

  从山脚下的村子出发,两队分开行动,向第一个集结点会合。走了不到两个小时,天空突然下起大雨,山谷里的溪流变成了奔腾的泥河。因经验不足,几名队员所带的防雨设备不够,结果被淋湿,冻得全身瑟瑟发抖。三名女队员要放弃此次探险活动,而男队员则要坚持下去,队员间出现严重分歧,秦东也左右为难。

  秦东联系住宿点的房东,请求他带几位村民上山,先把女队员接下山去,他再带着男队员按原计划行进。而两个多小时过后,当秦东再联系住宿点的房东时,对方告知他一直没找到那三名女队员,已自行返回。此时秦东有些慌了,只好请求住宿点房东拨打报警电话,再带更多的村民上山搜寻。

  当地的消防部门接到报告后带了20多位村民上山搜寻,一直到傍晚才找到那三名女队员,而她们已偏离原来线路达10公里之远。被发现时,其中一位女队员因在一处陡坡处摔倒而出现骨折,外脚背的第五跖骨处肿胀,无法着地行走。因为没有担架,另外两位队员只得搀着她慢慢行走。

  在此情况下,其他男队员也没了探险的心情,赶紧下山集合。到了住宿点,受伤女队员的父母也赶来了,对秦东和其他男队员一顿斥责,还要求他们予以赔偿。秦东表示,“驴友”参加活动都是自愿的,风险自担,他出任队长并没有获得任何收益,不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但女队员的父母不听这些,要联系秦东及其他队员所在的学校。为不影响自己的学业,秦东只好同意赔偿对方1500元。其他队员也或多或少地赔了钱,才算把此事了结。

  此次事件并没有让秦东放弃探险,在此后参加了多次各类深山穿越活动,只是,他再也不愿和大学生、白领们一起去野游了,更愿意和资深“驴友”、创业者、企业家一起野游。“企业家、创业者一般具有冒险精神,愿意购置各种专业的户外装备,且经验丰富,安全措施也能确保到位。”秦东说。

  几年下来,秦东所在的“驴友”圈子,有人进来也有人退出。能坚持下来的,都是好奇心强、挑战欲强的人。他说:“也正是这部分人,愿意打破各种规则,不走寻常路。挑战欲和征服欲是‘驴友’的一个共同心理特质。”

  秦东遇到最危险的一次探险是在秦岭遭遇了山洪,五位队员有两位都虚脱了,被困在峡谷中,随时可能被泥石流冲走。在拨打求助、报警电话后,当地出动了300多人上山搜寻,最终使他们获救。回到天津,他有半年不敢参加任何探险活动,但他发现,那次在秦岭遇险的五位队员中,有一位仍继续频繁参加探险活动,还多次在朋友圈里晒图。

  今年5月,秦东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去年5月在北京凤凰岭走失的一位游客已确认遇难,其遗骸被人发现。这令他倒吸一口冷气,遂把消息发到了“驴友”圈。结果圈中很多人不以为然,一位相熟的“驴友”满不在乎道:“放心吧,哥不会有事的。”

  救援不能一直免费

  去年,为尽快救出被困“驴友”,北京曾出动直升机参与救援,而直升机一次出勤的最低花费就要2万元;还有一些救援活动,动员几百名村民和数十辆私家车参与。为救出探险者,耗费如此多的人力、物力,公众也提出质疑,不能让有限的公共资源为个别游客的任性行为买单,要让他们得到警示和惩戒,才能从根本上禁绝他们的任性行为。

  2018年1月1日,《黄山风景名胜区有偿救援实施办法》正式实施,其中规定,旅游者不遵守景区规定,擅自进入未开发、未开放区域陷入困顿或危险状态,管委会完成救援后,由旅游活动组织者及被救助人承担相应的救援费用。而有偿救援费用包含救援过程中所产生的劳务、院前救治、交通、意外保险、后勤保障、引入第三方救援力量等费用,其中劳务费用是指非管委会工作人员参加当次救援应予支付的劳务报酬。以此次救援王某为例,由其承担的有偿救援费用3206元,主要为参与救援的4名非景区工作人员劳务、交通、误餐等费用。

  蓟州蓝天救援队队长刘小桐介绍,一次深山救援的花费普遍在2万元以上,包括队员的劳务费、用餐费,车辆的油费、折旧费、保险费和救援设备的折旧、保养费等。“现在是免费救援,大部分靠救援队队员的无私奉献。从长远看,有偿救援应逐步在全国推广,这样,专业救援队伍才能可持续发展,救援力量也才能得到有效提升”。

  除有偿救援外,罚款也应成为约束任性游客的一大措施,这在一些地区已开始实施。5月份,进入西藏羌塘自然保护区的三位游客失联,在获救后,他们分别被罚款5000元,也算是得到了应有的惩戒。

  户外探险爱好者秦东建议,对那些屡次犯险的“驴友”,应被列入黑名单,不能再进入自然保护区和未开发、未开放区域。在网上组织和参与“驴友”的探险活动,也应到当地的旅游部门备案,必要时接受相关的救援专业培训和指导。这样,高风险的旅游活动才可以得到规范和引导,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险情出现,也在一定程度上节省宝贵的公共资源。

  上组图 蓟州蓝天救援队执行深山救援任务。 (蓟州蓝天救援队供图)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为了追求刺激、满足猎奇的心理,某些任性的旅游者一次次制造险情,令消防、旅游管理等部门出动大量人力、物力相救~~~
~~~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专刊
   第06版:文娱 社会
   第07版:视点
   第08版:体育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民生·消费
   第11版:民生·服务
   第12版:副刊·讲述
   第13版:文摘
   第14版:文摘
   第15版:文摘
   第16版:文摘
有偿救援能否阻止任性“驴友”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