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小说中的衣食住行

一路向南的旅行

张伟劼
  如今我们城市里的医院,条件是越来越好了,服务也越来越细致了,这很重要——没有多少人喜欢以患者的身份在医院里久留,令人舒畅的医疗环境是对病痛、尤其是对失去身体自由的补偿。在医院里,患者的身体仿佛成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任由外力来肆意支使和蹂躏。在博尔赫斯的短篇小说《南方》中,有一段关于主人公意外受伤后住院经历的描写,把这段经历表现为一场酷刑:“他们替他脱光衣服,剃光脑袋,用金属带把他在推床上固定,耀眼的灯光使他头晕……他恨自己有解大小便的需要,恨自己要听人摆弄……”总之,他的身体备受折磨,灵魂已经厌弃了这身皮囊,似乎要寻得解脱,离之而去了。躺在病床上连翻身都困难的人最渴望做的事情或许就是旅行,因为旅行即迁移,是静止状态的反面,因为旅行意味着对自己身体的自由支配,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西班牙电影《深海长眠》中有一段唯美的镜头:因为高位截瘫而长期卧床的主人公在《图兰朵》的乐声中走下床来,跳出窗外,随后是以第一视角呈现的掠过窗外重重青山直达大海岸边的飞行,当然,这不是科幻场面,而是主人公的一段幻想,一个梦的片段。

  在《南方》中,主人公达尔曼在遭受病床上的折磨之后,展开了一段前往南方的旅行。说不清这是他真正康复之后的旅行,还是身体仍留病床上、灵魂已飞出病院的梦中的旅行。在博尔赫斯的小说中,真实与虚幻、清醒与梦幻之间的界限往往是暧昧不明的。在达尔曼穿越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区一路向南的旅程中,时间和空间也交合在一起了,“在早晨的黄色光线下,往事的回忆纷至沓来”。在梦的气息中,他不仅一路走向自己的过去,也走向家族的过去。小说一开始就已经暗示,在达尔曼平静的生活中,他渴求外祖父的生命和死亡的体验——在荒原上戎马倥偬,战死沙场。走向南方,也就是走向他的外祖父曾经策马驰骋的荒野。

  阿根廷的历史和地理造成了这个国家内部“文明”与“野蛮”的对立。最早来到这里的欧洲殖民者在海岸边建立了城市,这座城市后来成为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城市代表文明,文明之外就是蛮荒原野,在这广袤的空间中活跃着野蛮人——没有“开化”的印第安人,以及令浪漫主义者们着迷不已的高乔牧民。阿根廷一直以港口城市布宜诺斯艾利斯为中心,不是从港口向内陆发展,而是由内陆来供养港口,一条条铁路线将用于出口的丰富物资从内陆运送到港口,港口再将这些物资发往国外换取外汇。这种经济模式饱受诟病,不过,博尔赫斯似乎并不在意这些。

  在《南方》中,就在这样的一条铁路线上,达尔曼乘着列车从首都前往腹地。小说对车窗外的景色展开了富有诗意的描写,这样的景色始终笼罩在梦幻的色彩中。“一切都茫无垠际,但同时又很亲切,在某种意义上有些隐秘。”每一个词、每一句话都值得玩味,读者带着“这究竟是梦还是真实”的疑惑一路看下去,跟随着达尔曼的视线一路向南,直至走向那惊心动魄的戏剧性的结尾。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小说中的衣食住行~~~
●小说中的衣食住行~~~
●小说中的衣食住行~~~
●小说中的衣食住行~~~
●小说中的衣食住行~~~
●小说中的衣食住行~~~
●小说中的衣食住行~~~
●小说中的衣食住行~~~
●小说中的衣食住行~~~
●小说中的衣食住行~~~
●小说中的衣食住行~~~
●小说中的衣食住行~~~
●小说中的衣食住行~~~
●小说中的衣食住行~~~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保险
   第07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8版:视点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文娱
   第11版:体育
   第12版:副刊·读吧
湿漉漉的海棠花
一路向南的旅行
点赞央视评论员
星 期
摘樱桃
淡化不幸
扶贫式结婚
海纳百川
邻女詈人
人间写意·点赞
拴娃娃
琥珀湾和鹿角森林
与病对话:全科医生手记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