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与病对话:全科医生手记

胡冰霜 著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二十一、昏迷三天三夜的九旬老者

  2004年盛夏的一天,我的一位女友急急忙忙地找上门来,说她父亲已经昏睡了三天三夜,怎么也喊不醒,其间没喝过水、没吃过东西,也没解过大小便。老爷子93岁了,平时没啥大毛病,三天前还好好的,能自己起床、解手、洗脸,也能正常地说话、看电视。我建议她马上带着老人家去医院看急诊。她有些犹豫,理由有三:首先她父亲安安静静的,看不出有什么不好;二是天气实在太热了,不好搬运,万一途中出了问题不好办;三是华西医院急诊室一向拥挤,要排好几个小时的号……

  看着女友焦急落泪的样子,我就去了她家。房子在15楼,入夏以来,屋里一直开着空调,室内温度为26℃,感觉舒适。老爷子安静地平卧在床上,盖着薄薄的毛巾被,体态清瘦,睡姿自然,表情柔和,呼吸均匀……确实看不出什么异常。朋友大喊了几声“爸爸”,老人家纹丝不动。我先是在他耳边用力击了几下掌,又掐了掐他手背的皮肤,他都没有丝毫动静。我只好深深地掐了一下他的眉弓(眶上神经),发现他稳若泰山,依旧一副闭目养神的姿态。于是,我认真地为老人家做了体格检查,结果显示:体温35℃,脉搏68次/分,呼吸14次/分,血压130/66mmHg,瞳孔对光反射存在,腹部柔软,肠鸣音可闻,膀胱部分充盈,脖颈柔软,骨关节无异常,周身皮肤也未见异常……此外,枕巾、床单、内衣上没污迹。但无论是翻身还是移动,他都没有任何反应。

  除了昏迷,老人其他方面都很正常。渐渐地,我觉得脑袋有点混沌、沉重,思维开始发散:是不是他的生命已经自然而然地走到了尽头?他会不会就这样静静地离去了?

  我隐约听到保姆自言自语:“爷爷平时睡着了都要流口水,这两天都没流。” 我脑中一亮,忙问:“这两天都没流口水吗?”“没有,枕头和帕子都是干净的。”保姆提起枕巾回答。“那我们来给他喂点水。他平时喜欢喝些什么?”“广柑水,温热的。”“那就弄点儿新鲜的广柑吧,把味道弄清淡点儿。”我吩咐保姆。

  随后,我们一起把老人扶起来,用棉被、枕头垫稳他的腰背、头颈,让他斜靠在床上,再用小调羹把广柑水一点点地渗进他的嘴角。突然,他嘴唇一抿,喉结上下一动,“咕嘟”一声把水咽了下去。停一下,再喂,他又咽了下去。我们继续慢慢地喂,喂到五六勺时,他的眼皮居然动了一下,喉咙里发出“嗯嗯”的声音,嘴巴开始吸吮调羹。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保险
   第07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8版:视点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文娱
   第11版:体育
   第12版:副刊·读吧
湿漉漉的海棠花
一路向南的旅行
点赞央视评论员
星 期
摘樱桃
淡化不幸
扶贫式结婚
海纳百川
邻女詈人
人间写意·点赞
拴娃娃
琥珀湾和鹿角森林
与病对话:全科医生手记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