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琥珀湾和鹿角森林

林梅朵 著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二、雪奴回来了

  兄弟国的皇宫,百姓们可以随时来办事。国王黄翼臣老先生是大家推举的,他也是一诺的师父。此时,公主正在聘婷宫研制药物。她手里拿着一把黄铜小戥(děng)子(一种微型秤),用小瓷勺将绿钻奇冰一点点放上去,自言自语:“碧溪湾每年才开采出这么一点儿,太少了……咦,什么声音?”公主隐隐听到窗外似有鸟儿飞过,仔细听那振翅声:两下轻,一下重——只有雪奴才这样飞翔!可是,雪奴远在海那边的种子庄园里,怎会无缘无故飞回来呢?公主觉得自己听错了,低头叹口气:唉,知义哥哥快三年没回来了……

  可儿来到宫中,没找到嗨豹将军,却见哼虎将军迎面走来。可儿谢他帮着犁地,哼虎大嗓门喊起来:“我这人啊,最不喜欢人家对我说谢字。对了,你见到公主了吗?她昨天还念起你们兄妹呢。”

  “正要去见姐姐。我转了半天也没找到嗨豹将军,他不在宫里吗?”

  “那只呆头猫啊,他去海边了。这几天海里的鱼不知咋了,疯了般往岸边游。”

  可儿知道,这两位将军经常斗嘴。哼虎仗着个子高,年岁比嗨豹大,总自称大将军,管嗨豹叫“呆头猫”“二猫”。嗨豹呢,叫哼虎“傻大个儿”。

  他俩正要去聘婷宫,见清风书院的曹胤轩先生也来了,原来他也是为鱼群反常的事而来。可儿问候了老师,三人一起来到聘婷宫门前。里面传出公主的吟诗声:“木槿花开知半夏,龙葵结子青青。故园别后任飘零,重楼休独倚,聚散似浮萍。念念白河连翘首,濯心神曲谁听?且将绿雪济生灵,寸心怀远志,素手取南星。”

  曹胤轩听出这是“临江仙”的词牌。哼虎听到“白河”“濯心曲”这些词,说:“公主写的是我们在香草国的事吧?白河的水像牛奶一样,谁知水底却有只捣乱的大螃蟹,大王子为了稳住疯了的人们,不停吹奏‘濯心曲’,差点把自己累死啊。”说着,三人进去了。

  可儿掏出一条嫩黄色手帕递给一诺:“这是怜儿染了送给姐姐的。”一诺点头道:“嗯,比上次染得好了,这小荷叶也绣得更好看了。对了,怜儿怎么没来呢?”可儿还没回答,嗨豹将军进来禀告,公主见他慌里慌张,忙问:“什么事让将军这么惊慌?”嗨豹定了定神,让门外侍卫送进一只昏迷的小鸟。曹胤轩失声叫道:“雪奴!”一诺嘴唇哆嗦着:“知义哥哥怎么样了?”嗨豹赶紧答道:“没见到大王子,只见这只鸟坠落在门外台阶上。”

  可儿心里暗想:原来这就是大王子的那只灵禽雪奴,听说这鸟儿机灵无比,能听懂人话,还能探听消息。这么神奇的鸟,是谁把它伤成这样呢?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保险
   第07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8版:视点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文娱
   第11版:体育
   第12版:副刊·读吧
湿漉漉的海棠花
一路向南的旅行
点赞央视评论员
星 期
摘樱桃
淡化不幸
扶贫式结婚
海纳百川
邻女詈人
人间写意·点赞
拴娃娃
琥珀湾和鹿角森林
与病对话:全科医生手记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