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湿漉漉的海棠花

孙少山
  下着雨,雨点噼噼啪啪打在伞上的声音让我很舒服,我喜欢在雨天里这样打着伞散步。常常,看院子里狂风暴雨坐在屋里安然无恙,我就会打几个冷战浑身都非常舒服,心里愉悦得无法言说。当身处凶险的外部环境,而身前却有一道安全的屏障能够完全抵挡时,就会有这种难得的愉悦,这大约就是生命最基本的三种需求中的安全需求吧?仅仅是一把伞,给了我在雨中的安全。这应当是黄昏时分,太阳还没落下去,因是雨天,光线已经很暗。天光、灯光和雨线交织在一起,天地间黄蒙蒙的。蓦地,我像给什么撞了一下,停住脚步,一排盛开的海棠花出现在我眼前。我从来没发觉这里还有这么一排海棠树,海棠树是很不起眼的一种树,它们就这么默默无闻地站在街旁,从没人注意,忽然间它们开花了,不能不让人惊艳万分。更兼在雨中,每一朵都湿漉漉的,真是娇艳欲滴。海棠花是一种娇艳的粉红,桃花是少女红——人面桃花,海棠花是一种婴儿红,分外娇艳。花瓣由深入浅,花蕊嫩黄……渐渐地,一股凄凉从脚底洇上,我想起家乡的海棠花也快要开了。这里是上海。

  远在东北的弟弟打电话来说,他要回家乡去。我说,你就别回去了,老伙计们离开的离开,不在的不在了,回去你连街道都找不到了。他固执地说,我要回去。我生气了,教训他道,那里已经没有人欢迎你回去了。他不出声。我发狠道,老家谁也不想看见你!他沉默了,半天又说,没人想看见我,我还是要回去。我气得把电话挂断。人言,东北就是一个人当铺,闯好了的不想回去,闯不好的回不去。闯好了的,因为在东北已经有了自己的家产、事业所以不想回去;闯不好的,穷愁潦倒,没脸回去,就像当年的项羽不肯渡乌江,无颜见江东父老。不可理喻,他闯成那个样子还想回去!

  是这雨天里的海棠花,是如此娇艳的海棠花让我忽然明白他固执地要回家乡的原因。所谓乡愁,大约就是这么回事吧?它让人毫无准备,猝不及防地忽然来到你的心里。它让弟弟不顾自己的穷愁潦倒,不顾家乡人的冷眼和嘲笑,义无反顾地要回去看看。这就是家乡,这就是乡愁,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东西。弟弟那里春天还早,时常还大雪飘飘,肯定没有如此娇艳的海棠花,什么花都没有,是什么东西触动了他的心?我们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离开家乡时只有二十多岁,从少年到白头,半个多世纪都是漂泊在异乡。我曾回过家乡,少年时的伙伴即使仍在,也都淡漠了。不仅仅是乡音未改鬓毛衰,最让人伤心的是当年勾肩搭背的伙伴见了面竟然无话可说,大家几十年的生活路途各异,况且风雨沧桑已经消磨得从内到外都变成了相互陌生的人,完全找不到共同的话题了,只能相对无语。但对家乡那种深藏于心底的情感却总无法消除,不知在什么时候又突然让你感动那么一下子。

  雨还在下着,在这样的黄昏雨天里,我忽然对所有的生命充满了一种深深的悲悯,大家都活得不易啊,这飘洒着的雨丝,这闪烁着的灯光,这雨中的湿漉漉的海棠花。来来往往在街道上最多的是送外卖的和送快递的电动车,他们在车顶上装上了一把固定的大雨伞,急急忙忙地奔跑在大街小巷。这些各种颜色的伞盖在雨中被灯光照得亮晶晶的,飞萤似的在流动。在这些流动的光影下面掩藏着一颗颗年轻的火热的心,这些来自外地的乡下年轻人,背井离乡来到了陌生的大都市里,都怀着勃勃雄心要打下一片自己的天地。不管他们能否在这繁华世界里站得住脚,但他们注定了都要和我们一样,是失去了故乡的人,他们再也不能回到那片生养他们的土地上去了。当这些年轻人变得像我们这样白发苍苍的时候,也会在某一天某一刻猛然被一种东西触动,有一株湿漉漉的海棠花一直潜藏在心底,不经意之间就出现在眼前,他们会想起离别已久的家乡。涌上心头的就是这样的一种深深的乡愁。不同的是,当年我们只能去那些边远荒蛮之地,他们有幸可以来到这繁华世界,这更注定他们不可能再回故乡。雨还在下着。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保险
   第07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8版:视点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文娱
   第11版:体育
   第12版:副刊·读吧
湿漉漉的海棠花
一路向南的旅行
点赞央视评论员
星 期
摘樱桃
淡化不幸
扶贫式结婚
海纳百川
邻女詈人
人间写意·点赞
拴娃娃
琥珀湾和鹿角森林
与病对话:全科医生手记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