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通家”与“专家”

张培锋
  钱锺书先生《容安馆札记》第六百三十五则(商务印书馆影印本,第1239页):“陈耀文《花草粹编·自序》云:‘嗣以飘泊东南,纳交素友淮阴吴生承恩、姑苏吴生岫,皆耽乐秇文,藏书甚富。’按今世考论《西游记》作者,似未及此。亦如《女仙外史》第一回、第四回等,皆有洪升评语,沙张白《定峰乐府》亦有洪升柬札,《陈迦陵填词图》有洪升题北曲一套,毛稚黄《匡林》卷下《答洪升书》,而今世考论《长生殿》作者,皆瞠目无睹也。”

  阅读此节文字,益发叹钱先生之学问不可企及也!所谓学者“瞠目无睹”,其实只是“无睹”,世间还有几人像钱先生那样,一生别无所求,踏踏实实、孜孜不倦阅尽古今文献?他敢断言当代“洪升研究专家”对自己举出的史料“皆瞠目无睹”,自然是认真读过他们的书,故能敏锐地发现其漏洞所在。包括笔者在内,看到钱先生这番话,自然是大大地“瞠目”。

  钱先生指出的有关洪升的若干史料暂不考察,以近年出版的蔡铁鹰先生《西游记资料汇编》(中华书局2010年版)为例,此书煌煌两册,具有“集大成”性质,汇集有关《西游记》资料堪称最丰,第653—655页收录吴承恩同时人陈文烛《吴射阳先生存稿序》《花草新编序》两文,竟仍未及另一同时人陈耀文的《花草粹编·自序》。事实上,陈耀文《花草粹编》并非僻书,四库全书就采入了,研究“词学”的学者对这篇序应该不陌生(当然也不好说),但何以这么一篇普通的文献,竟从来没有入过“《西游记》研究专家”的“法眼”呢?是它“不重要”吗?推究起来,无他,所谓“专门之学”闹的。研究“词学”者,不会去管什么“小说”,而研究“小说”者,又不去读什么“词学”。都是所谓“古代文学研究”尚且如此隔膜,遑论哲学、宗教等等似乎更“无关”的领域呢!

  唯有钱锺书先生这样的“通家”,方能打通古今,贯穿中西,融汇诸学,也就能够发现这些向来不为人所重视的文献。一句话,学问不“通”,其所谓“专”也是值得质疑的。世界真奇妙,其实“文献”就在那里,不是没有,而是我们压根儿“无睹”罢了。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保险
   第07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8版:视点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文娱
   第11版:体育
   第12版:副刊·读吧
必须要补的课
《中国作家》的创办和停刊
“通家”与“专家”
老舍的“红柿小院”
竹林读书
一真话论语=
死在惊喜里
岂能屡印不改
无韵之《离骚》
书到用时方恨少
广告
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