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必须要补的课

刘江滨
  前段时间,我在微信上看到一个信息,美国有家媒体采访了20位作家,每位要列出世界范围内自己认为的10部经典作家作品。结果,尽管每个人列出的10部不尽相同,但绝大部分作家都选有列夫·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且名列第一!这个结果并不奇怪。但问题是,有多少人读过这部120万字的皇皇巨著呢?以我而言,读过托尔斯泰的《复活》《安娜·卡列尼娜》,但没读过《战争与和平》——对于攀登高峰,人们大都有望而生畏的心理,我亦如此。但看了这个新闻之后,我决心啃一啃这个硬骨头,补一补课。我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读完这部巨著——出乎意料,读的过程十分享受,完全没有硬着头皮“啃”的难受。小说虽然篇幅巨长,人物众多,线索纷繁,却引人入胜,十分好看。原来,我们是事先毫无道理地被吓住了。

  我把读完《战争与和平》的事发在朋友圈,有几位作家朋友都坦率留言说,没有看过。我在想,一般读者也就算了,如果是作家或评论家,是否应补上这一课呢?《战争与和平》是部典型的史诗性巨著,将诗性与史性熔为一炉,叙事宏大,气势雄伟,人物性格鲜明,内涵十分丰富,如果没有读过,该如何知晓史诗巨著是个什么样子?如果没有登上过高峰,又该如何知晓它与小丘的区别?

  这让我想起另一件发生在十几年前的事。一名作家公开发表文章,发布了一个大胆的观点:不读《红楼梦》照样当作家。他列举了一位当时风头正劲的作家,说这位作家就没读过《红楼梦》。如今十几年过去,我不知这两位作家是否补上了《红楼梦》这一课。

  我想,作为一个作家,敢于公开承认自己没读过《红楼梦》,而且还觉得没必要读,这的确需要一种胆量和勇气。他当时也是为了壮胆,拉了另一个比他名气大的作家做伴。可惜,这个作家“做伴”的资格却极为有限。

  其实,不读《红楼梦》照样当作家,他这一观点也不能说错。就好像说,不读《战争与和平》照样当作家,从逻辑上讲是一样的。但是,我估计,在中国作家里,没读过《战争与和平》的恐怕不少,而没有读过《红楼梦》的恐怕就很少了。《红楼梦》对于中国作家就像是母乳,是成长不可或缺的营养,当然有人没有母乳喝米糊也能长大,但先天不足,后天必定羸弱。

  南宋评论家严羽在《沧浪诗话》中云:“夫学诗者以识为主:入门须正,立志须高……学其上,仅得其中;学其中,斯为下矣。”这些都说明,不读《战争与和平》,不读《红楼梦》,可以成为作家,但一定不会是一个杰出的作家。

  英国大作家毛姆在给人开书单时说:“欧洲文学浩如烟海,因此我挑选出的作品,皆为让我顶礼膜拜的、公认的上乘之作,若一本书配不上绝对的赞誉,那我是没必要将其列入书单的。”这是在告诉我们,读书一定要读经典名著,和严羽的“学其上”是一个意思。我注意到,毛姆列的书单里没把《战争与和平》落下。

  所以,我们若想当作家,还想当优秀作家,第一要多读书,第二要读经典,有些落下的功课是必须要补上的。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保险
   第07版:民生·消费 服务
   第08版:视点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文娱
   第11版:体育
   第12版:副刊·读吧
必须要补的课
《中国作家》的创办和停刊
“通家”与“专家”
老舍的“红柿小院”
竹林读书
一真话论语=
死在惊喜里
岂能屡印不改
无韵之《离骚》
书到用时方恨少
广告
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