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拴娃娃

由国庆
留着分头发型的娃娃大哥
  七、娃娃形神兼备招人爱

  相声反映民俗趣生活。老天津拴娃娃的人多,相形之下捏泥娃娃的、为娃娃加大的娃娃铺也不少,关于买卖情状与娃娃造型,相声名家张寿臣在单口相声《娃娃哥哥》中说得绘声绘色,大意如下:

  洗娃娃的地方,在鼓楼北路东,还有袜子胡同路南,一家挨着一家泥人铺。瞧铺子里头、窗台上摆的,多大(尺寸)的都有。有位太太进了店门,掌柜的一问,太太说(娃娃)长三岁。其实,长三岁就是洗(重新塑)的时候长(加大)三寸。一岁长一寸,一寸有一寸的钱。掌柜的问,(新娃娃)穿什么衣裳啊?拿什么玩意儿哄着兄弟呀?太太说,红袄绿裤,开裆裤,老虎鞋,梳个小坠根儿(津地俗称小尾巴,从胎头发时一直在后脑海留),拿支糖堆儿。

  天津“泥人张”彩塑是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那娃娃彩塑艺术与“泥人张”有关联么?同行手艺相融相促,民间娃娃大哥彩塑在艺术风格上与泥人张也多有共通之处。老艺人常说,有形无神是呆傻,有神无形是胡来。娃娃大哥虽是静止的形象,假如是呆傻状,显然不符合吉祥心理诉求,所以娃娃的塑造与泥人张彩塑一样,都很注重活灵活现之气。老艺人手里的泥娃娃总是神情毕现、栩栩如生,观之如闻其声,如见其面,如晤真人,符合“化生”与奉若真人的民俗心理。

  再有,特别是“低年龄段”的娃娃大哥讲究憨态喜乐,脸上有趣、有戏,这表情契合天津人、天津事“倍儿哏”的民风民情。“大胖小子真哏真爱人”,此话或许最能说明问题。

  第三,泥人张彩塑讲究用色,而娃娃大哥也有“三分塑七分彩”的说法。特别是五官勾画与色彩描绘,即民间俗称的“开脸儿”,莫不如此。娃娃的面容塑造也吸收了戏曲脸谱开脸中的一些形式方法,额头、鼻部、下颏等处要红里透白(俗称三白)。画笔蘸颜色时要注意笔端色彩的细腻变化,依形晕染,深浅一笔一气呵成,形成自然、柔润、丰富的效果,光彩照人。点活眉眼后的娃娃大哥,可谓一如真人,胜似真人。

  拴娃娃反映了老天津人生育观中希冀美好和谐的愿望,人们也看中娘娘宫一带的灵气,甚至争相到那一带的医院生孩子。东门外水阁大街与娘娘宫近在咫尺,清末年街上缘何设立了有名的妇产专科呢?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
   第04版:时事·中国 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第07版:民生·服务
   第08版:走四方·调查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文娱
   第11版:体育
   第12版:副刊·津沽
刚刚好
津保公路谈往
黄宗羲定律
搭错车
让我们屏住呼吸
由青铜器说起
食物梗
自己的节奏
拴娃娃
琥珀湾和鹿角森林
与病对话:全科医生手记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