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为数学大师陈省身画像

沈 佺
  1987年5月,我在南开大学电教中心摄影室看到一张刚冲洗好的黑白照片,顿时为之一振,照片中是一位双目炯炯、神采奕奕、气度非凡的老者。经摄影室老师介绍,得知他就是我一直景仰的数学大师陈省身教授,即将从美国归来,为南开大学筹建数学研究所。我从小就对科学家十分崇拜,认为他们是最了不起的人。当时正准备一个画展,我想画一幅我所崇拜的科学家的肖像参展,那不更有意义?陈省身教授知道后欣然同意,并约定时间同我见面。

  见面那天上午,陈省身教授提前就到了,他身穿西装,带着蓝格领带。我抓紧画了一幅速写半身像,画像时他还跟我聊天,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架子。陈省身教授年近八旬,我唯恐过多打扰,赶紧画完。又给他拍了几张照片,就结束了工作。

  回来后我仔细阅读了陈先生的有关资料,利用整整一个暑假的时间,创作陈省身教授的肖像。由于给陈先生拍照时忘记拍陈先生的手,我不好意思再去打扰他老人家,于是就请一位六十多岁的邻居给我做模特。经过一个多月的“苦战”,终于把陈教授的肖像画好了。九月底的一天,秋高气爽,南开大学数学所通知我陈省身教授要来看画。听到这个消息,把我急坏了,当时我住在校外,居住条件差,是伙单,东西向的房间,光线很暗,这样的条件怎么能接待这么高贵的客人。于是我和爱人赶紧回家收拾屋子。

  下午三点,一辆银白色的轿车开到楼前,我和爱人迎上前,陈省身教授穿着白衬衣、灰色长裤,身材高大、腰板挺直,讲话声如洪钟,不让别人搀扶,他和他夫人健步走进房间。毕竟是第一次画名人肖像,那一刻我紧张极了:“陈先生看我画得像吗?”陈先生看到肖像非常高兴,风趣地说:“还得让我夫人看看,她做主。”陈先生的夫人郑士宁女士看过之后,连连称赞画得太像了、太好了。陈先生说:“这幅画能不能送给我?”我说:“就是给您的,等参加完展览就给您送去。”

  陈先生和夫人还看了我的其他作品,他们看得很认真,陈先生说:“你是搞油画的,应该到欧洲各大美术馆去看看,我每到一个国家都到美术馆、博物馆参观。我特别喜爱文学、艺术,特别是中国的古典文学。”他当即背诵了岳飞的《满江红》,声音铿锵有力,一气呵成,在场的人鼓掌、赞叹。陈先生说他从小就背诵岳飞《满江红》,背诵唐诗宋词。陈先生谈笑风生,还不时讲几句笑话,逗得大家捧腹大笑,跟陈先生在一起没有一点拘束。他还同我聊家常,问我有几个孩子、多大了,嘱咐我要好好培养。

  不知不觉聊了两个多小时。临行,陈先生同夫人与我全家合影。

  陈先生夫人郑女士曾激动地对人说过这么一件事儿:“这幅画拿来后,当天没来得及安装,放在餐厅的一个角落。转天早晨刚蒙蒙亮,从厨房出来,一眼就看见陈先生蹲在餐厅里,正要说一大早你怎么在这里,仔细一看是那幅画。简直把人都画活了!”

  光阴荏苒,一晃已经三十二年过去了,当时情景还历历在目。如今这幅肖像挂在陈省身大师故居的客厅里。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第07版:民生·服务
   第08版:评论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文娱
   第11版:体育
   第12版:副刊·津沽
为数学大师陈省身画像
戴志诚“行骗”之哏儿
没有落款的名匾
妙峰山老北道的香客
李氏芍药园
卖咕咕得儿的
民团发电所
中国大戏院的筹建
嚼裹儿与矫官儿
璞尔生架设电话线
天津最早的电影放映
关注“津味” 读懂天津
广告
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