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笔记新说

染白发

陆布衣
  明代陆容《菽园杂记》卷九记:陆展染白发以媚妾,寇准促白须以求相。二者都是想达到自己的欲望,而不顾身体本来的情况。但是,媚妾的人肯定很少了,大多数都是贪恋职位的人。吏部前,多有染白须白发的药卖,当然,修补门牙的牙科诊所也不少。

  其实,张华的《博物志》里,就有染白须的方法,唐宋人也有镊白诗,所以,这种风气,想必也是由来已久。一个染白发装年轻,一个促白须装资历,当时的社会,一定是发白为美,白就是资历。

  大才子钱谦益,喜欢美女柳如是,也一定喜欢她那一头乌发。清代作家王应奎的笔记《柳南随笔》中,就有一段趣对:某宗伯既娶柳夫人,特筑一精舍居之,而额之曰“我闻室”,以柳字如是,取《金刚经》,“如是我闻”之义也。一日,坐室中,目注如是,如是问曰:“公胡我爱?”曰:“爱汝之黑者发,而白者面耳。然则汝胡我爱?”柳曰:“即爱公之白者发,而黑者面也。”侍婢皆为匿笑。

  这一对相差三十多岁的恋人,在历史上留下了惊天动地的爱情篇章。老钱以大夫人的礼节,迎娶小美女,大夫人还健在,他却不管不顾,老年人的爱情,如老房子着火,没得救。柳如是呢,显然是爱恋式的拍马屁,白发年长,但它也是思想的象征,她真心喜欢白发。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在什么都讲资历的封建社会,连寇准这样有水平的也不能免俗。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笔记新说~~~
●笔记新说~~~
●笔记新说~~~
●笔记新说~~~
●笔记新说~~~
●笔记新说~~~
●笔记新说~~~
●笔记新说~~~
●笔记新说~~~
●笔记新说~~~
●笔记新说~~~
●笔记新说~~~
●笔记新说~~~
●笔记新说~~~
●笔记新说~~~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时事·中国
   第04版:时事·世界
   第05版:民生·社会
   第06版:民生·消费
   第07版:民生·服务
   第08版:视点
   第09版:副刊
   第10版:文娱
   第11版:体育
   第12版:副刊·读吧
我的小小书房
染白发
《楚辞》里的“恶草”
一本好书
未来之眼
潘衍桐与抱朴斋
中式英语
写作的记忆
书店“不准玩手机”
关注“津味” 读懂天津
篆刻《三字经》
感念仆人的诗
一真话论语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