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家长里短

我欠父亲一双毡窝

  我欠父亲一双毡窝,这是我几十年来解不开的一个心结。

  毡窝,是用羊毛擀毡,一次成型的一种御寒的鞋子。高腰的叫毡靴,矮腰的叫毡窝。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毡窝是一种奢侈品,因为要花钱去买,所以一般人是穿不起的。在内蒙古下乡的第三年冬天,我和几位同学出去逛街,发现了一双适合老太太穿的尖足毡窝,深褐色、做工精细,我一下子被吸引住了。母亲曾经缠足,当时也已年过六旬,这双毡窝很适合她,我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

  回到家,妈妈看到这双毡窝,喜欢得不得了。她一辈子都是自己做鞋穿,从没有穿过花钱买的鞋。妈妈比照着大小,自己做了一副黑色鞋底儿,绱在毡窝底部,又缝上了黑色的鞋口。如此一来,这双毡窝就更结实、更暖和了。妈妈高兴地穿出去,不少邻居都很羡慕,妈妈更是乐得合不上嘴,见人就说:“这是老闺女给我买的!”

  妈妈喜欢,我也高兴。可是,我却忽略了老父亲。转年冬天又回家过年时,也在内蒙古下乡的大侄子给我父亲带回来一双毡袜,说是爷爷之前特意给了他五块钱,让他捎一双毡窝。可是大侄子闹不清什么是毡窝,竟买回了一双长筒毡袜。

  我蓦然想起,父亲看到母亲穿毡窝时,曾流露出一丝羡慕,不过那眼神消失之后,便是双唇紧闭的沉默。这是我的错,是我忽略了少言寡语的老父亲!尽管他没说一个字,但我心里很清楚,他那是心疼我,不愿意让我为他花钱,更不愿意给我添麻烦。后来,父亲背地里让他的长孙、我的大侄子为他买毡窝。这着实地让我愧疚,心里比受到了责怪还难受。

  我在心里默默地承诺,一定要给父亲买一双最好的毡窝回来。然而,父亲却没能等到那一天。就在那年春节过后,父亲突发脑出血,在病床上煎熬了一些时日,溘然离世。父亲再也穿不上他最疼爱的老闺女给他买的毡窝了。

  从那以后,我欠父亲一双毡窝,就成了我的心病。随着年龄的增长,埋在心底的痛越发沉重。其实,我欠父亲的,何止是一双毡窝。我欠父亲、欠母亲的,真的数也数不清。年少不懂事,懂事了,父母已离我而去,连让我报答父母恩情的机会都没有了。我只能一次次地忏悔,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郝惠文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家长里短~~~
家长里短~~~
家长里短~~~
家长里短~~~
家长里短~~~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第03版:世界 消费
   第04版:体育
   第05版:社会 文娱
   第06版:致青春·好孩子
   第07版:家春秋
   第08版:副刊
给更年期的她多些关爱
不必谈“更”色变
晚一步的幸福更好
我欠父亲一双毡窝
广告